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军歌如火燎原飞《原创》  

2006-04-07 15:5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歌如火燎原飞,

励节亢高国土威。

北伐拯民遗泽远,

东征抗敌建功巍。

大江东去依稀梦,

黍谷春回灿烂晖。

八省健儿今聚首,

一腔热血育芳菲。

   新四军号称铁军,北伐拯民,东征抗敌,是一支能征惯战的人民军队,而且战地文化工作特别活跃。正如诗中所赞:“军歌如火燎原飞”,“一腔热血育芳菲”。可以说,战斗在扬子江头、淮河之滨的新四军是一部带有旋律的英雄史诗。盖因在铁军中活跃着一支特别能战斗的文化工作队伍,他们拿起枪来能打仗,拿起笔来能作曲,这其中就有我所熟悉的军委总政老处长黄苇同志的身影。

记得当年有一次我去林晖处长家,正瞧见林晖处长、黄苇处长及李毅他们这批新四军的老战士,翻出了珍藏多年的部队老歌篇,激情满怀地唱起了《新四军军歌》:“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孤军奋斗罗霄山上,继承了先烈的殊勋。”那歌声铿锵有力,斗志昂扬,像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连唱歌都带着硝烟味。在唱到“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的时候,更是豪情万丈,挥动的手臂高高举起,推向远方,仿佛鼓舞战士们向敌人发起冲锋。他们让我看到了什么是铁的新四军的老兵,心想今天有幸能投在他们麾下,一旦打起仗来,肯定能带我不怕牺牲向前冲!

黄苇处长晚年,选择了离群索居的生活方式,离开了北京黄寺大院和他熟悉的战友,到了一个谁也找不见的地方去了。这使我想起在荒原上,毛色苍黄的老狼总是离群而去,孑身独行;而热带雨林中的大象,最后的结局,是不知所终。也使我想起徐志摩《再别康桥》中的诗句:“悄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种悲壮的凄凉叫人唏嘘感叹不已。上海是黄处长参加革命的起点,记得他是由上海地下党派遣到浙东游击队的。晚年落居上海,其中寓意深远,我猜想他欲把起点作终点,暗含着对革命有始有终、耿耿如初的一片赤诚情怀。

200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上海音乐出版社以《战火中的歌声》为题,专集出版发行了黄苇处长在新四军六师十八旅五十二团工作战斗间隙创作的100余首战斗歌曲,其中包括作为十八旅旅歌的《你是游击兵团》和所在部队深有影响的《我们勇猛的跟进》、《模范党员沈洪进》、《颂海有鱼》以及曾在华野一纵广为传唱的《飞毛腿》(曾获华东军区文艺一等奖)等歌曲。还有在1947年部队三查三整期间由林晖作词、黄苇谱曲的《把队伍整顿好》,由此我才知道林处长和黄苇原来是一个部队的。他所在的部队十八旅五十二团就是从沙家浜36个伤病员发展壮大起来的,成为新四军苏中主力团之一(即现在的20军175团,驻河南,归济南军区建制)。抗日战争爆发后,黄处长在上海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41年2月参加新四军鲁迅艺术学院,7月调新四军军部鲁艺工作团任音乐队副队长,期间师从音乐家贺绿汀学习理论作曲(皖南事变后,贺绿汀赴延安途经新四军驻地,陈毅司令员挽留他在新四军工作了半年)。1942年冬下到战斗部队,在五十二团任宣教股股长。他一手拿枪,一手执笔,用战斗的歌声凝聚军魂,鼓舞士气,打击敌人。“军歌如火燎原飞,励节高亢国土威”,正如他在出版序言中所说:“但愿我的歌声能成为部队嘹亮的军号,在需要的时候吹响集合号、进军号和冲锋号,伴随部队的脚步一同前进。”

1944年初,车前战役前全团举行赛歌大会,比赛的歌曲就是由黄苇创作的歌曲《我们勇猛地跟进》。这首歌是歌颂在大官庄战斗中牺牲的一营营长陶祖全和副营长叶成忠烈士的。一营官兵含着热泪慷慨悲歌,响彻大地,深深感动了以政治处主任彭冲为首的评判小组,宣布一营获得第一。这次赛歌会也成了战前动员会,歌声刚歇,队伍即昂首阔步踏上征途,去迎接车桥、泾口战斗的胜利。

战士海有鱼(外号小侉子)历次战斗表现勇敢,淮北朱开大桥一战,冲锋在前,白刃格斗,拼杀敌人十余个,荣立二等功。战后他对黄苇悄悄地说:“我要是光荣了,你能给我写个歌儿吗?要像《模范党员沈洪进》那样,让全团唱得响当当!”边说边激动地落了泪。“多好的小侉子!”黄苇紧紧抱着他的肩头答应他:“要写的,会写的……”禁不住泪水也淌了下来。不久,海有鱼在三垛伏击战中腹部插着鬼子的刺刀,他的枪刺也死死地把对手钉在墙上。战后,黄苇含着悲痛的泪水很快谱写出《颂海有鱼》歌曲,在部队广泛传扬海有鱼的英雄事迹。

今天看来,黄苇处长这些音乐作品大多是急就章,属于“奉命文学”。但是他却用音符和旋律忠实地记录了那段血与火的历史,真实地记录着战士英勇前进的脚步,激情充盈地讴歌了铁军的英雄浩气和凛冽雄风。战歌是有声的旗帜,律动的火焰。每当唱起这些歌,就会热血贲张,让老兵的血性在疼痛中苏醒,构思已久的战争凝固在生命中的制高点,如工事般的坚强。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