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等待戈多(原创)  

2006-05-15 18:47: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著名荒诞派戏剧家代表人物爱尔兰裔法国作家塞缪尔·贝克 于1952年创作了一部公认为荒诞派戏剧的经典作品:《等待戈多》。1954年在法国巴黎首次公演,获得极大反响。这个只有两幕的短剧,几乎完全由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季米尔两个流浪汉的对话所组成,没有什么故事情节。这两个骨瘦如柴的流浪汉上得场来,东扯葫芦西扯瓢,净说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他们声称自己是在等待戈多,要等戈多来了亲自向他祈祷,向他乞求,向他诉说。总之,他们把自己的未来和希望全部寄托在这个叫戈多的神秘人物身上了。天渐渐黑了下来,一个小男孩捎信来说:戈多今天不能来了,明天准来。第二天,两个流浪汉又来到那棵刚长出几片树叶的枯树下继续等待。尽管小男孩送来信息,表示马上要到,但是直到最后戈多也没有出现。两个流浪汉只是在一味地等待,等待。在全剧快要结束时,其中一个说:“咱们明天上吊吧!除非戈多来了。”另一个说:“他要是来了呢?那咱们就得救啦!” 那么,让他们痴痴等待的戈多究竟是什么人呢?别说是剧中人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季米尔不清楚,就连剧作者塞缪尔·贝克 本人也不清楚。他曾解释说:如果我知道戈多是谁,那早就在剧本中写出来了。这出戏的主题即“等待”,但却不知道等待的是什么,这大概就是荒诞剧的本质所在吧!剧中弗拉季米尔说:“咱们不再孤独啦,等待着夜,等待着戈多,等待着等待。”在他们看来,支撑他们勇敢地承受市俗痛苦,苟延残喘的唯一动力,就是这不可捉摸的希望和使人憔悴的等待。其实这种等待只能是徒劳的等待,无望的等待,无可奈何的等待。说它无望,是因为戈多根本就不存在,它只是人们为了安慰自己而编织出来的一种幻想,一种乌托邦的存在。就如同你饥饿时,可以把戈多想像成为粮食;当你身陷囹圄时,可以把戈多想象成为自由;当你失恋时,可以把戈多想象成为爱情的天使。说它无可奈何,是因为处于绝望境地中的人们除了等待,已别无他法来维系们苟活的生命。等待固然虚妄,但也惟有等待了,等待已成为他们的生命状态。

等待,是人类命运中注定的安排,人生就是一连串的等待再等待。反求诸己,在我们身上何尝找不到爱斯特拉冈或者弗拉季米尔的影子?事实上,我们都在等待戈多,却又不知道戈多是谁!似乎等待就是一切,一切为了等待。就像伯恩斯坦的“运动就是一切,目的是没有的”一样。生命存在一天就等待一天,等待消失了,生命也就完结了。所以可以说:等待就是生命,生命就是等待。等待给人以憧憬,等待给人以希望,等待给人以慰藉,等待给人以生命的自信和力量。相信幸福就在等待里藏着,像一枚果核,在果子里默默守侯。

人类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学会了等待,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前,人类经历了漫长的混沌的等待。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后,众生出现之前,那段洪荒时代仍是漫长而又孤独的等待。女娲经过长久的等待终于觉悟要造人,而黄帝战胜共工却是经历了长达500年的等待。审视人类自身,在没有呱呱坠地之前,就已经在母腹中经历了10个月的等待。所以可以说,等待是一种生命现象,生命存在一天就要等待一天;等待消逝了,生命也就不存在了。人要学会等待,更要善于等待,学会等待是一种成熟的表现。懂得等待的人具有深沉的耐力,懂得等待的人具有宽广的胸怀,懂得等待的人行事不会仓促毛糙,懂得等待的人不会为情绪所左右。学会等待的人往往会受到命运的垂爱,不懂得等待的人往往会受到命运的捉弄和摆布。时也!命也!黑格尔的名言犹回响在耳:“密那发的猫头鹰,黄昏时才起飞。”让我们耐心等待吧!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