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画家村与瓦尔登湖(原创)  

2006-08-27 22:2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画家村与瓦尔登湖(原创)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画家村与瓦尔登湖(原创)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我在网上漫游中不经意间了解到,北京有两个画家村:一个是昌平的上苑村,另一个是通县的宋庄,居住着一群画画的自由职业者。他们分散杂居在农民中间,住着农民简陋的房子,吃着农村的粗茶淡饭,也入乡随俗似的剃着锃亮的光头,上衣脏兮兮的衣领,下身咔叽布长裤。他们与农民朝夕相处,共同分享着田野里的阳光、泥土、空气;一起享受着这里无拘无束的习惯、混乱的节奏、麻木的纪律甚至随地大小便的排泄方式。无独有偶,在上海浦东张家浜河边上有个《星河艺术群》,滨河而居着一批画家和诗人。他们孤独地居住在远离城市的乡下,过着鸡鸣晨曦、薄暮炊烟、恬淡悠闲的农村生活,默默地寻找着他们的艺术梦想。无论是北京的画家村,还是上海的“星河艺术群”,他们都把僻静的乡村当作心中的“瓦尔登湖”,当作心灵的栖息地,力求摆脱现代性的刻板律令,呼唤着农业文明的悄然回归。不知为什么?现代派与现代物质文明竟会二律背反,思想上越是现代的,在物质生活上却越是反现代的。在都市繁华甚嚣尘上的时代,他们却逆反地扮演着归隐田园的特立独行的角色。可能是由于工业化进程中对生态平衡的破坏,对生存环境的污染,对文化传统的沦丧,使人们开始对工业文明发生怀疑和反叛。所以现代派就意味着对物的反抗,对社会异化的反抗。
尼采最先向现代性发出了咒骂,斥责现代性把群体的和谐分裂成个体的冷漠;把精神的统一分裂成内心的异化;把人和自然的亲密关系分裂成对抗。人们在制度牢笼中被操纵,被编码,只能作无望地挣扎。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最早提出了“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那个著名的命题。为实践这一人文理想,他晚年退隐蛰居黑森林,白日与松泉为伴,夜晚拥书而眠,长达30多年。美国超验主义作家亨利·戴维·梭罗在1845年7月,他拿了一柄斧头,孤身一人跑进了无人居住的瓦尔登湖边的山林中,自己砍材,在瓦尔登湖畔建造了一个小木屋,并在小木屋住了两年零两个月的时间。瓦尔登湖不仅为他提供了生活的栖息场所,同时也提供一种朴素淡泊的心境和思考的空间,瓦尔登湖成了他心灵的故乡和精神的家园。1854年,梭罗的文学名著《瓦尔登湖》出版,他以只身一人诗意地栖居在瓦尔登湖畔两年的生活经历,向现代社会提出了挑战,呼吁世人要始终保持精神生活对于物质生活的对抗性、超越性和批判性。150年后,年轻的中国作家苇岸受《瓦尔登湖》一书的影响,毅然回到他的故乡——北京郊区昌平县的北小营村,开始了对二十四节气的拍摄和记录。他守望着大地,沉思默想,书写着有关二十四节气的散文,并提炼出了“大地道德”的理念。北京、上海画家村的这些现代村民们无疑走的也是梭罗的道路,画家村就是画家和艺术家心中的瓦尔登湖。

他们为什么不愿呆在城里呢?也许这是绘画和一切艺术创作的需要。艺术创作需要超然淡泊,需要保持一种自然状态,心境要像瓦尔登湖水那样,不管世俗流风怎样吹过,依然清澈澄明。也许为了寻找心灵的宁静,于是他们远离尘世喧嚣,一头扎进了乡村,融入田园牧歌。融入土地和五谷。也许他们执著地相信屠格涅夫在巴黎病逝前留下的那句话:“只有在俄罗斯乡村中才能写得好。”对于画家来说,只有脱离闹市,蛰居乡村,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才能画得好。他们是一批与现代格格不入的“另类”,是一批现代的梭罗,是一批挑战城市战车的现代唐·吉诃德!

画家村与瓦尔登湖(原创)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