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秋风把悲凉抖落在心头(原创)  

2007-11-13 16:0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带着落叶的声音走来了,心怀忧伤的人更易于扑捉到季节深处细微末节的变化。我坦然承认,近日拙作《最后的一抹秋色》是写得悲凉了些,甚至把漫天飞舞的秋叶比作话剧《茶馆》结尾戏中三个老汉撒纸钱,自己祭奠自己的场景。在纷纷扬扬的落叶中,仿佛听到“四角跟夫,本家赏钱一百二十吊!”那撕心裂肺般的呼号。无怪网友秋日私语看了后,迅即提笔回赠我一首乐观向上的、壮怀激烈的诗篇,以扫除我心中的阴霾。诗曰:

秋色苍茫看落枫       

人生几回岁葱茏

莫叹肃杀秋风去

敢与秋晖共峥嵘

  好一个“敢于秋晖共峥嵘”!她把生命的秋色与自然的秋色对立统一地糅合在宇宙大化之中,尽相克相生,共存共荣,争艳竞辉,彰显着生命力的顽强与抗争。从而,一扫秋风肃杀之气,渲染出一派“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勃勃生机。这是一种悲壮之美,豪放之美,确能阔人襟怀,激人奋进,壮心逸飞。但是在秋天景色的欣赏中,我还是偏好它的悲凉之美,这与个人的审美取向有关。也许在人的本质上是悲剧性的,所以骨子里对悲凉之美有种挥之不去的情结。在审美领域,本来就是一个多元化的,绚丽多姿的,异彩纷呈的世界。有的悲壮豪放,有的婉约轻盈;有的气势恢弘,有的清旷超逸;有的轻松愉快,有的凄婉悲凉。比如读张爱玲的小说,就会感觉有种古墓般的清凉,直透胸背。因为她就是以追求苍凉的审美底蕴作为自觉创作策略的。正如她自己说的,“我是喜欢悲壮,更喜欢苍凉”,因为“苍凉”有“更深长的回味”。这种苍凉感是主体对现实、社会、人生的伤怀,尤其人生的悲剧命运更加强化了她对苍凉审美取向的价值确认。走进她的作品,就走进了一个苍凉的世界,无处不折射着她对繁华落尽的生命体验和对嚣嚣尘世的哲理性思考。

  自古以来,大多“女伤春,士悲秋”。在很多诗人的笔下,秋天是寂寥的,悲凉的,是“莫道身闲总无事,孤灯夜夜写清愁”的。秋天原本就一个“惹人愁”的季节,对漂泊游子来说,感受尤为强烈。所以宋代吴文英在他的诗作中自问自答道:“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那忧人思绪的愁是怎样合成的呢?原来就是在离人的心上加个“秋”啊!可见“秋”与“愁”的渊源关系由来已久。在散文名作中专门写秋天的有郁达夫的《故都的秋》和老舍的《济南的秋天》。他们不约而同地都是写北方的秋天,而且都赞赏秋天的“清”,秋天的“静”。不同点是郁达夫还情有独钟地特别欣赏秋天的悲凉。他在散文《故都的秋》中写道:“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檀柘寺的钟声。”他说:“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凋得慢,空气来得润,天气颜色显得淡,并且时常又多雨而少风;一个人夹在苏州上海杭州,或厦门香港广州市民中间浑浑沌沌地过去,只能感到一点点清凉。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是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于是他不远千里,特地从南方赶回北平,来切身体验和品尝北国秋色的那清、那静、那悲凉。郁达夫这篇秋意十足,同时也悲凉十足的散文,后来编辑在中学语文教材里,启蒙着年轻学子的审美意识、审美情趣和审美能力。

   早上翻阅桌上的台历,才知道11月8日已经是立冬了。我们在无意中告别了凄清冷落的秋,是否也告别了秋色那无边的悲凉?也许悲凉随秋风飘然远去,也许悲凉被秋风抖落在心头!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