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士兵的精神家园  

2008-12-16 17:0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士兵的精神家园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68军203师607团,这个战争年代涌现过一级战斗英雄杨育才、和平年代涌现过国防部命名的全军模范“王永才班”的英雄部队,就像一座冶炼钢材的大熔炉,一车车矿石运进来,一批批钢材送出去。老团长杨玉玺,因脸上有块红斑,外号人称“杨花脸”,是战争年代的一员虎将。他从严治军,敢于摔打磨炼部队,尤其注重培养部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他有句名言:“打仗的学问很多,战斗意志是基础,不敢拼刺刀的兵,给他讲多少战术也使不上。”果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杨团长的麾下,个个都是硬骨头。几十年来,经他培养出来的战士遍布祖国大地,无不兢兢业业地活跃在各条战线上,并且创造出不凡的业绩。尽管607团撤编了,但它永远是士兵的精神家园。仿佛是黄昏时刻的树影,拉得再长也离不开树根,607团的老兵无论走多远,那条割剪不断的心灵脐带与607团的军魂永远相连!他们都具有浓厚的军旅情怀,经常三五相约不辞跋涉劳苦地来板泉崖凭吊部队老营房,缅怀已故的老团长,寻找逝去的刚毅血性的年华和热血滚烫的青春,让疲惫的心灵重新履行一次庄重的洗礼,为人生旅途注入不断前行的动力。

    2008年的一天,当年那个曾经偷伙房馒头给驻地农村孩子吃的小战士,那个在“打坦克训练”中,冒着坦克的碾压,一举把炸药包塞进坦克履带里的小英雄,那个深得杨团长喜爱的勤快能干的“机灵鬼”,现在已成长为国家核物理应用研究所的专家。今天他借出差连云港的机会,特地绕道板泉崖,来凭吊部队的老营房,来追怀生命中那段难忘的岁月。他几乎走遍了营房的角角落落,想看看当年那“三前一路”有歌声的老营区,看看他和战友们摸爬滚打的练兵场,再看看他曾经用汗水浇灌过的生产菜地。边走边看的顷刻间,似乎触动了时空隧道的按钮,“曾经”的往事抚去了积满岁月的尘埃,一幕幕鲜活明亮地呈现在眼前,把潜藏在灵魂深处的文化密码给激活了。他仿佛看到杨团长正一摇一摆地朝自己这边哨位走来,他正要迎上前给团长行军礼,并响亮地说:报告团长,战士正在执勤。恍惚间一阵风吹来,团长的身影忽然消失了。他意识到这是思念深切产生的一种幻觉,已经仙逝的杨团长是永远见不着了,思忖间,袭来一阵忧伤揪得心疼。他朝着杨团长当年住过的家属区,跪下来磕了个头,心里默念着:团长,团长,我想念你呀,想念你呀!眼里抑制不住饱含着泪花。看到这里,我的眼泪也被感动得夺眶而出,心想杨团长地下有知,一定会感到欣慰的。可以这样说:读诸葛亮《出师表》不堕泪者必不忠;读李密《陈情表》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孝;今读草鞋没号《重回板泉营房》而不堕泪者,其人必无军旅情怀也!

     渐去渐远的607团啊,你永远是士兵的精神家园!

 

 

附:草鞋没号《重回板泉营房》

 

   夜晚扫了一眼电脑,看没有什么邮件正准备睡觉,手机响了起来,立刻接听,原来是连云港核电公司打来的电话, 让我第二天一早去首都机场,赶六点直飞连云港的航班, 并且说电子机票己办好。我回答: “我去不了, 奥运刚过,六点的航班起飞, 我夜里两点就要起来, 三点就得岀门, 街上有没有出租车还不一定呢, 你们这不是折腾我吗!”对方不容我辨白: “别说你了,就连你们陈所长院士大人,如果不按时赶上这架航班也一样受党纪政纪处理, 市内交通自己看着办!”嘿!他挂了。得!没辙,别睡了,走吧,  赶早不赶晚,机场过夜去。 收拾起电脑包, 穿好衣服出了家门,直奔机场。到机场一看,巳有两、三位同事前后脚到了。

   说起连云港,我并不陌生。原先607团在小东关种水稻时来过这儿。如今的变化真大了去了, 再也找不到当时的影子了,就连现在海边的风也没有那时的冷了。真没想到,如今老子又打回来了, 而且还不止是这一次。 核电站的会开完了,任务也完成了。我让他们把回京的机票换成了临沂至北京的机票,破例的提了一个过分的要求, 要他们用奥迪车送我去临沂机场, 顺便送我曾经当过兵的莒南板泉营房看看。

    一路上车开得很稳, 公路比先前更好了。回想起当兵那时节, 我们部队往返小东关与连云港之间, 都是徒步行走。夜里行军, 由于天热,路上又没人瞧见,所以都穿着大裤衩。大裤衩走不了多远,就全都变成女人的月经带了, 磨得私处生疼, 还时不时的用手拽拽, 样子好可笑哩。

   奥迪车就是不错, 三点六的, 没多长时间就到板泉了。车一直开到如今是乡政府的原607团司令部门前。从门里走岀来一位同志, 见了我就说:“欢迎,欢迎,欢迎咱们的老兵, 欢迎607团的亲人!”我一下楞住了, 没人知道我是607团的兵啊, 更没人知道我回营房啊!那位同志见我一头雾水,急忙解释说:“你不是第一位了,  咱这小地方, 今年一年就有十多起了, 最多的是今年十一国庆节,一下来了十二辆小车, 全是你这样的高级车,他们是苏州的, 其中有一个同志据说还是市长, 他们都说是那个脸上有块大红斑杨团长的兵, 说有多少年没见着杨团长了, 想到这里来看看, 怀念一下老团长。”

     听到这儿,我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忙说:“谢谢!苏州来的那个市长,他就是我的老排长, 我们都是杨团长的兵。杨团长早己仙逝好几年了, 我也是前几天才听说的, 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过后,我徒步走到军马所、礼堂、兰球场,以及一、二、三营的营房转了转,看了看,原来的那条小河早就干涸了,空旷与寂寞覆盖了岁月的记忆。因为还要赶航班, 就不便多久留, 临走时我在礼堂门口对着原先杨团长住过的家属院方向磕了个头,口里默念着:团长,团长!我想您, 想您啊!……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