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204师部队大院文化浅议  

2008-07-31 16:2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4师部队大院文化浅议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北京不仅四合院多,胡同多,而且机关、部队、院校的大院也多。于是就有了胡同文化和大院文化之说。就大院文化来说犹以部队大院文化因其显著特色而为世人所瞩目。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从公主坟到玉泉路,长安街延长线两岸,紧密分布着空军、军训部、海军、通信兵部、总后、炮兵、装甲兵、工程兵、铁道兵等部队大院。套用电影《大撒把》中的经典台词,可谓“在浩瀚的长安街及其延长线旁,散落着无数璀璨的明珠,我们院儿,就是其中明亮的一颗。”除此之外,在城里国防部大楼周围附近,还星罗棋布地簇拥着军委办公厅、总参、总政的地安门大院、小西天大院、北太平庄大院、内务部街大院、黄寺大院等。一个大院就是一个小社会,服务社、食堂、浴室、幼儿园、大礼堂、卫生所一应俱全。独特的生活环境和人文空间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红色营区文化。王塑、叶京、姜文、冯小刚等人都是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伴随着王塑小说《动物凶猛》的出版并由姜文改编成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部队大院文化现象渐入人们的视野,开始取得话语权并昭示于世。

   我在网上随意浏览中,惊喜发现一个名为“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的网站,这是网上迄今为止能够搜索到的部队子弟办的唯一网站。由于我年轻时曾在68军203师工作过一段时间的缘故,所以见到这个网站陡然升起一种他乡遇故知般的亲切和感动。参加这个网站的成员大都是在204师部队大院里成长起来的孩子,如今都进入“不惑”之年,散居山南海北四面八方,各自从事着不同的职业,但共同的军旅情结和部队大院文化的认同,又让他们通过现代网络技术提供的新型交往空间走到一起来了。“你家是204的吗?”“我家是204的!”就凭这一句类似接头暗语的简单问答,交流双方即刻就会激动万分地握手拥抱在一起,满腹的话语像掘了黄河口子似地滔滔不绝,直聊得海阔天空,欲罢不能。这是一种文化认同的自我表达,凝结着对部队大院生活的怀想与眷恋,是一种魂牵梦绕的军旅情结,一种寻根意识的苏醒,相约寻找红色的记忆。这种文化的自我表达实际是父辈精神的链接,它不仅带有深沉的历史意蕴,还带有浓厚的革命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情怀。

  204师是抗日战争时期从冀中崛起的一支英雄部队,在隶属68军建制内先后参加过保西北、晋察绥、保北、绥远、张家口、太原以及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平津战役。51年入朝参战,参加了著名的激战文登川防御战,一举粉碎了范佛里特的“坦克劈入战”,打出了国威和军威,在军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时任20兵团司令员的杨成武将军曾题诗褒奖:“谈判无计挑战端,坦克劈入文登川,以劣胜优破甲阵,智勇将士震敌寒。”在文化大革命中,204师这块硬骨头也是出了名的。全师官兵一致,坚决抵制四人帮在山东代理人王效禹的倒行逆施,誓死保护临沂革命老区的干部和群众,为此惹下祸端,被四人帮打成“叛军”,调离68军建制,迁往胶南、益都,划归67军辖制。面对“四人帮”的专横跋扈,全师上下包括家属子女不退缩,不屈服,泰山压顶不弯腰,顶住政治上的种种压力。75年部队调防到延吉,时任沈阳军区司令员的李德生,带着孙玉国到204师检查工作,督促部队开展所谓“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部队对“批邓”想不通,在座谈会上冲着颐指气使的孙玉国摔了“大茶壶”,在关键时刻,显示出了从血与火里摸爬滚打出来的人民子弟兵的凛然正气。这些部队的可贵品质,诸如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政治本色以及刚直不阿的铮铮硬骨等等,必然潜移默化地、润物无声地深刻影响着军人子弟们的心理世界、精神气质,以及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和行为方式。“蓬生麻中,不扶而直”。它的许多陶冶因素必然会通过模仿、从众、认同等心理机制在军人子弟中间相互影响、感染和渗透,逐渐形成一种习惯力量和“文化定势”。这就是部队独特的生活环境、历史积淀和人文空间形成的一种独特的红色营区文化,或称之为部队大院文化。野战军部队大院与军委总部机关大院有显著不同,它没有固定的地理位置,常因战备需要而不断地调动着。就以204师部队大院来说,53年从朝鲜归国后,先是薛城、临沂,后是胶南、益都而徐州;75年,一声令下,北上迁徙2000里,进驻延吉和赤峰。所以野战军部队大院,它是一个抽象无定所,它剥离了故乡和家园的实体存在,追求向往的是一个精神家园,一个文化的生存空间。正如204师子弟秋会在博文中发出的诘问:我们的故乡在哪里?我们的故乡在徐海,在沂蒙,在白山黑水风雪弥漫处;在军情迫,长途奔袭的马背上;在军令动,调防东北的军列里;在猎猎八一军旗下,在高亢嘹亮的军歌里;在“达达滴达达”悠长的号音里;在满眼绿色,整齐划一的军营生活里。总而言之,归根结底一句话:我们的故乡就是“204”。面对今天物质挤压精神,情感日益逼窄的情况下,人们迫切需要心灵的安抚和慰藉。部队大院的子弟们怀想往昔,追念军营,回望崇高,几乎是穷其一生力量的价值确认。对此,我们或者可以看作一种精神源头的对接,一种剪不断,理还乱,欲说还休的军旅情怀。可以说,变化的是岁月,永不变的是军人子弟的本色。

 今年3月,204师子弟联谊会在徐州组织了一次“相约2008”聚会活动,分别逾三十余年之久的兄弟姐妹们,怀着对204师部队大院文化的眷恋情怀,不顾长途跋涉劳顿之苦,从祖国各地四面八方纷纷赶来赴约。活动组织者万万没想到,参与赴约者会如此踊跃,竟达百余众。尤其阔别多年的兄弟姐妹们头次相见,那激动人心的场面简直让人受不了。有的执手相看泪眼,唏嘘感叹不已,久久不肯松手;有的亲热地相拥在一起,甚而激动得泪流满面;有的目瞪口呆地相互对望着,极力地从对方布满沧桑的面孔里寻找童年的记忆,一旦找回记忆便高兴得直蹦高。在场的人无不深受感动,就连宾馆的服务员也禁不住为之动容。这种感情外人一时难以理解,因为他们与204血脉相连,不是兄弟,胜似兄弟,比亲姊热妹还要亲。聚会活动日程,安排的非常紧凑而又符合大家心愿,不仅组织大家旧地重游了泰山营房故居,参观童年启蒙学校,还瞻仰了淮海战役纪念塔和烈士陵园,走访看望了68军干休所尚健在的伯伯、阿姨。大家忆传统,话友谊,谈未来。可谓情感泛滥,话浪滔天,直抒胸臆。像他们在日记中说的,“滔滔不绝地‘聊’,彻夜不眠的‘侃’,与会者无一不兴奋得失眠了”。那久违的绰号和乳名在笑谈回忆中一个个被抖擞出来,抚去岁月积满的尘埃,像出土文物般闪亮登场了!以它为向导,从营区角角落落找回许多天真的童趣。曾经的“故事”永远烙引在心头,闲侃热聊中,拧出多少岁月的流汁。通过聚会激活了潜藏心灵深处的文化密码,无疑是一次灵魂的洗礼和升华。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越来越感悟到204是他们灵魂的故乡,精神的家园。对于204师子弟们来说,它仿佛是黄昏时刻的树影,拉得再长也离不开树根。无论你走多远,那条割剪不断的生命脐带永远相连!

  部队在1985年大裁军中撤编了,但204师的血脉却继续在他们身上汩汩流淌。204师的战斗精神和传统作风,早已化成他们骨中的钙,血中的盐,宁折不弯的脊梁。巍峨庄严的淮塔可以作证,蓊郁叠翠的云龙山可以作证。钢铁雄师的后裔们,个个都是是好样的,他们决心以先辈激战文登川的英雄事迹为榜样,永远站在报效祖国的制高点。

      204师部队大院文化浅议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131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