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网络公众力量的崛起  

2009-12-10 17:04:1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公众力量的崛起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网络公众力量的崛起

    我国从1994年开始联入互联网,起步较晚,但发展很快。1995年我国上网人数不到6000人,而目前我国网民总数已达3·6亿多人,成为世界第一网民大国。由于网络提供平等参与的平台,让公众能够无障碍地自由表达,它第一次给公众带来了“话语权”,使“公众失语”的社会现象从此一去不复返了。网络不仅创造了空前宽广的公共空间,同时也培养出规模空前的公众群体,于是中国民间的公众力量悄然在网络世界上率先兴起,使得一波又一波的舆论浪潮给政治体系带来强劲的冲击,给公共权力机关的治理理念、运行方式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网上崛起的“公众力量”毕竟代表着先进的社会潮流和草根阶层的根本利益,所以不管你喜欢支持也罢还是想方设法拒绝它也罢,这种网络化席卷而来的公众舆论大潮都会一如既往地向前涌动着。纵观这些年来被查处的腐败分子,有相当一部分就是通过网络舆情揪住“狐狸尾巴”的。比如:涉嫌猥亵少女的“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官员林嘉祥、疑似佩戴天价劳力士手表的陕西省汉中市佛坪县委书记杨光远、温州政府赴北美的公费考察团、辽宁铁岭进京抓记者的“最牛县委书记”张志国,以及“周老虎”、“白宫办公楼”、“周至尊”、“钓鱼执法”等等腐败案件,网络舆情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真正成为了反腐倡廉有力武器!有了网络的力量,有人第一次发现“公众”不再像原来那样好随便糊弄了。

    2007年10月12日,陕西林业厅不经过认真核实,为了本部门的私利,急冲冲地公布了当地农民周正龙拍摄的华南虎照片。随后,照片的真实性受到一部分网民质疑,于是“假华南虎照片事件”一时间通过网络闹的全国沸沸扬扬。“公众的力量”最终战胜了“私利部门”,2008年6月29日,陕西省政府通报周正龙华南虎照片造假,承认自己部门的过错,林业厅问题官员查办。9月27日,周正龙一审获刑两年零六个月。

    2008年12月11日,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关于“房地产开发商低于成本售楼要被查”的一席话在网上引起网民们的义愤。第二天,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周久耕在会议上抽的烟是天价烟,160元一盒的九五至尊;随后不断有网友加入调查,继而发现周久耕戴的“江诗丹顿”手表也价格不菲,价值10万元。周久耕手握房产局大权,自然不愁住房。面对众多买不起房的群众,不屑一顾,公然挑衅“公众利益”,扬言谁降价就要查处谁。看,这话说的和康熙大帝一样牛气烘烘。当“公众”通过网络发动全面返攻时,“最牛的房产局局长”轰然倒地。

    网络创造了虚拟的社会空间,让松散的公民个体联合起来,成为具有集体力量的群体。现在网络反腐已成为公民实现参政议政的重要形式。其实网络反腐也是逼出来的,是逼上梁山,是无奈之举。由于正常举报渠道不通畅,举报信、投诉状,三转两转竟然转到被举报人手里。不仅上访渠道被阻,而且屡屡遭遇截访和打击报复,甚至被押送原籍关进精神病院。各省市驻京办事处的任务之一,就是派人守候在永定门国家信访局门口拦截上访群众。有的省市,一见有上访群众登上去京火车,截访人员立马登上飞机,早早在国家信访局门前等候。网络监督与其他监督形式形成烘云托月的对比关系,摆在明处的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政协监督、司法监督以及媒体监督等缺乏一定的亮度,这才彰显出网络监督、网络反腐熠熠生辉,呈现出一派生机与活力。

    近些年来,网络舆情受到了党和政府的空前重视,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健全反腐倡廉网络举报和受理机制、网络信息收集和处置机制”。中纪委提出,要重视加强纪检监察系统互联网阵地建设,开展网上反腐,包括网上上访、网上举报、网上投诉。据人民网报道,中央纪委书记贺国强11月18日考察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络信息工作,强调要高度重视网络举报在反腐倡廉建设中的积极作用,切实加强新形势下反腐倡廉网络信息收集、研判和处置工作,拓宽了解社情民意渠道,充分发挥广大人民群众在反腐倡廉建设中的积极作用。我们欢呼网络公众力量的崛起,它的确为反腐倡廉建设平添了一支“网上近卫军”式的有生力量。但还应看到由于网络世界价值观就是绝对的个人自由和没有政府干预的观念,极易产生极端民主化的倾向。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在《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中曾经着力阐述过国家为了维护社会政治体系的稳定必须适当控制政治参与的道理。他用“政治参与/政治制度化=政治动乱”这样一个公式来说明。当政治制度化还不够成熟时,失去控制的政治参与必然导致政治秩序的紊乱。当汹涌的舆论大潮向政治权威扑面而来,越来越碎片化的公众舆论包围着政府,形成压抑的、质疑的、批评不断的“舆论氛围”,必将影响权力机关的公正权威,影响权力主体的正常运行。这意味着公众政治参与的意愿越来越强,给社会管理带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对政府传统的管理理念、管理制度、管理方法带来极大的挑战和冲击。就拿网络反腐来说,既要保护网络公众政治参与的积极性,又要正确疏导并辅以网络秩序的有效管理,防止大量出现“网络恶搞”、“网络谣言”等情绪化非理性的“非法表达”和以“人肉搜索”、网络围攻、网络谩骂为代表的“网络暴力”,确保网络反腐健康有序地运行。面对网络公众力量的崛起,政府该做出怎样的态度、举措来回应正在崛起的公众舆论,建立怎样的制度来适应公众时代的舆论需求,以避免政治秩序不稳定,这是一个重大的课题需要深入地思考。(2009-12-10)

      网络公众力量的崛起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