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零零年代的网络岁月  

2009-12-29 15:0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零零年代的网络岁月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蓦然回首,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就这样轻轻走过,属于我们的“零零年代”就这样匆匆成为历史。回顾这十年就像两道车辙,有无数的风景在身后掠过。那风景仄仄平平,文章自成。既有稍纵即逝的叹惜,又有惊鸿一瞥的铭心;既有水墨式的缥缈,又有锦绣般的绚丽。生活在以几何级的速度变化着,而身处其中的自己却惘然而不自知,因为我们很少有时间停下来思考萨特那个古老的命题——“存在与虚无”。有幸的是,网络生存为人们提供了广阔的自由空间,使萨特所说的人们由“自为的存在”向“自在的存在”的转变有了许多可能性。在即将过去的零零年代,确实留给我们许多或深或浅的记忆,在它袅袅的尾声里,我权且把十年来的网上生涯粗略盘点一二,以作为思考未来网络生存的引子。

   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是我开始网络生涯的十年,也是我寄情于网络的十年,在网上快乐书写的十年。2001年我把电脑买回家,2002年参加了学校办的电脑学习班,2004年12月在“新浪心情日记”登记账号,开始了网上交游与写作。《喧嚣的杨树林》是我在网上的第一篇处女作,尽管几十年过去了,老家村头那片杨树林早已荡然无存,可我梦中的杨树林,依然喧嚣着我童年的记忆。有了第一篇,就不愁有第二篇,第三篇,从此,我在网上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的地盘我做主”、“我的网页我管理”。那种因拥有而自主的感觉别提有多惬意。夸张一点说,一个网页就是一个小报刊,一个小传媒,这媒体的拥有者是“我”自己,“我”是主编,也是主笔;“我”是记者,也是编辑,让我轻松自如地任意挥洒着不属于任何羁绊的自己。2005年10月间,新浪日记要改版并收费,许多网友产生了脱离新浪,另栖别枝的念头。在网友推荐下,我于2005年10月23日跟随一支人马迁徙到“网易日记”落户。时隔不久,“网易日记”来个集体大搬家,网友们于2006年9月1日这一天,携带着在“网易日记”积攒下来的全部信息家当兴高采烈地进驻“网易博客”新居,当时确乎有点类似旧城改造中的棚户区居民住上了宽敞明亮的高楼大厦的感觉,就差一点燃放鞭炮庆祝乔迁之喜了。实事求是地说,网易博客功能比较齐全,界面明快而清爽,而且圈子云集,风云际会,文朋笔友,热情互动,诗韵文心,人气旺盛,是一个来了就不想离开,即使离开还想回来的网上家园。从此我在这里扎下根来,而且以此为根据地,采取外线出击的方式,先后又在“新浪”、“天涯”、“51”建立了博客分点,以结交更多的网友,获取更多的信息。零八年末,我从网易那一亩三分地里挑选出180余篇诗歌、散文结集付梓,书名曰《芸窗昏晓》,取义于我的诗句:“鼠标一点真岁月,一窗昏晓送流年”。窥一斑而知全貌,从中不难看出我对博客的痴情和迷恋。精神生活的平庸化是我们时代的一个明显的事实,人们被物质浸淫而变得灰暗的内心,迫切需要一件圣物的照耀,迫切需要心灵上的震颤和感动。博客是万尘之中最后的一块净土,其魅力所在就是它能依稀地把你引到一个熟悉而又遥远的境界,让疲惫的心灵找到一个栖息的港湾。在这里我们以独处攫取安宁,以恬静攫取沉思,让心灵不断地接近自己的教堂和乡土,给彷徨无助的灵魂提供与异化相对垒的力量和勇气。我曾说它是网络世界里的“星巴克”,是雕刻时光的文化沙龙,现在看来并不为过。自从进入网络世界,也就告别了形影相吊、孑然一身的孤独岁月,像鱼儿游进了大海,那么寥廓无限,那么悠然自得!博客是一种软文学,跟帖留言是博客文本的一个重要表征,其内涵是读者与作者在互动中的相互碰撞与交融,这对于传统文本来说,它无异于一场悄无声息的绿色革命。回想我过去所以能写出几篇可以让人咀嚼不会类同嚼蜡的东西,莫不是在别人文思的撞击下,突然碰亮了心灵之火而燃烧出来的。起初写博的人手中也许只捧着一抔黄沙,交流到最后握得的却是满满一把金子。尤其当读到网友深刻隽永的点评时,便飘飘然如沐春风,简直恨不能领着酒瓶顺着网线爬过去,与知己痛饮上三天三夜。为什么一些网上火爆的作品变成纸媒以后,销路反倒平平了?因为那些在网上火爆的作品有共时性参与的功能,变成纸媒以后参与功能丧失了,抑制了读者审美的主体性与积极性。

    回望我零零年代的网络岁月,值得津津乐道和赞许的是,我原先呆过的老部队68军的子弟们雨后春笋般地纷纷开办了博客圈子和网站,以联络友谊,追念军营,回望崇高,续接传统,弘扬红色营区文化,追求军人子弟不变的本质。最早先是由冉莉牵头于2007年7月7日开办了《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网站,在她的影响带动下,网上陆陆续续地出现了军中小丫的《回望203》、甄小四的《永远的203》、冉莉的《204师子弟》、冰凝的《68军子弟》、谷庆生的《203师万岁》、冰凝的《202师子弟联谊会》等博客圈子。纵观网上的博客圈子和网站其数量犹如恒河沙数,然而部队子弟办的圈子或网站实属凤毛麟角。当我在网上随意浏览中惊喜发现《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网站那一刻,陡然升起一种他乡遇故知般的亲切和感动,按捺不住地立即在留言窗写下了这样一段激动不已的话语:

    “我感谢你们!所有的老兵都应该感谢你们!是你们让消逝在历史风云中的204师,不!是整个68军复活了,在后裔子弟血浓于水的情感记忆中,在后裔子弟朝气蓬勃的成长中复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鼎盛时期是70个军,至今只剩下18个集团军了,时至今日,搜遍网络还没发现有哪一个军,哪一个师,哪一个总部机关的子弟们联合举办博客网站的,你们是首创者,敢领天下先。部队子弟办网站,靠的是对部队大院文化的认同和对部队精神家园的眷恋。这正是204师子弟身上所具有的闪光点。我在想,为什么202师、203师子弟们至今还没有办起网站呢?或许他们生活太优越了,没有像你们那样遭遇过“四人帮”的欺压和排斥,没有像你们那样经历过从临沂到胶南、益都,再回徐州又北上延吉这样频繁地人走家搬,长途奔徙。历经劫难见真情,204师的家属、子弟最团结,最具向心力和凝聚力。或许是是202师、203师子弟中缺少你们这样的热心人,没有挑头的?”从此,我成了204师子弟网站的常客,先后在那里发表了《68军204师部队大院文化浅议》、《军营的眷恋在这天相逢》、《68军光荣颂》、《冀中崛起的一支劲旅》、《士兵精神的家园》等博文。他们有时也会主动到我的博客里挑选他们需要转载的文章,网上联系始终没有中断过。2008年10月30日军中小丫的《回望203》正式开博,她决心要让英雄的203师从历史的帷幕里走出来,绝不能让英雄的203师沉默。她在我的博客里留言说:“我是68军203师师医院的一名战士,也是68军203师的子女,在204师子女办的博客留言上认识了您,是您的留言激发了我沉睡多年的心,也是你那份对203师的真挚情结感动了我。您说204师的子女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为什么203师的子女就不能走出来办一个这样的博客呢。我想只要是曾经在203师这片热土上生活战斗过的人无不会被你的留言所打动,当时我就萌发一个念头,发扬老一辈战无不胜的光荣传统,让203师辉煌的历史也展现在世人面前,让曾经在那片热土上战斗过的人们也有一个家,让美好的记忆在这里重现。”“ 情牵军营志未变,玉壶冰心诚可鉴”。“军中小丫”的博客终于把散居山南海北、四域八方的203师子弟聚拢在一起,截至2009年12月20日,发帖达301篇,访问量达74162。当然,人气最旺的当属“204师子弟联谊会”网站,截至2009年12月20日,发帖达859篇,访问量达345425。正如204师子弟任金一所说:“网站就是虚拟的营房,是演绎68军子弟人生经历的舞台,是怀念前辈英雄业绩的殿堂。”是68军光荣师团的集体记忆,磁石般地把他们聚拢在一起,不问你从哪里来,不问你姓氏名谁,只要说是68军某某师的,就会亲如家人,热情相拥在一起。可以说,英雄的68军始终是后裔子弟们割舍不断的精神脐带,灵魂的故乡,红色的启蒙,成长的摇篮。子弟们生命的底色,永远是军魂渲染。68军的战斗精神,早已化成他们骨中的钙,血中的盐。魂牵梦绕的军旅情结,永远是他们初衷不改的精神家园。远方的星,心上的灯。尽管走过千山万水,然而它始终是万家灯火中一盏最亮的灯,高高地挂在梦里。

     昔日杜牧有诗云:“十年一觉扬州梦”。我没有杜牧的才情,也没见过盛唐时期的扬州是个什么样子,却想把他的诗借来总结下自己在网上码字的历程,概而言之曰“十年一觉网络梦”。虽然轻狂了些,倒也贴切。网络是个充满魅力的领域,其对人码字的诱惑性远甚于扬州对于杜牧那种倚红偎翠的生活,虽然看不到“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但网络生涯那种天马行空、心魂由衷的所在又岂是玉人、箫声、明月堪与伦比的呢!   

       零零年代的网络岁月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