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刺杀标兵王道明  

2009-07-24 22:5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刺杀标兵王道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人生如戏,有时还会给你开个“极大的玩笑”,尤当陷入人事纷争和政治风浪漩涡中时,忽而把你抛向浪尖,忽而把你沉入谷底,命运叵测,朝不虑夕,前途不能自抑。“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红楼梦》的“好了歌注”深刻揭示了人生变化无常,大起大落的真谛。60年代曾经闻名全军的刺杀标兵王道明,在“史无前例”那个特殊岁月里,从冉冉升起的一颗耀眼的军星,倏忽间又锒铛入狱,遭受缧绁之苦。那境况就像节日里的烟花,灿烂地砰然升起,明亮灼目,刹那间,又梦一般破灭,粹痛心扉。这种大跨度的跌宕人生,不知给世人留下多少疑惑、茫然和叹息!

    在20世纪60年代初,全军热火朝天的大练兵年代,部队练兵场上,天天“杀声震天”,龙腾虎跃。天黑了,还有人摸黑练射击,瞄香火头,瞄院外城市的灯光,星期天也不例外。那时强调牢牢抓住不放的,有两个“雷打不动”:一个是“天天读”,读毛主席著作;一个是“天天练”,主要是练射击、投弹、刺杀、爆破和土工作业这五大技术。在当时背景下,作战指导思想以发挥我军优势,强调近战夜战为主,所以步兵这最基本的五大技能,既是步兵士兵的主要训练科目,又是战术训练的重要基础。不分干部战士都要掌握,不光能掌握而且还要“过硬”。要“过硬”,就得天天练,只有天天练,才可熟能生巧,巧能生华。要求做到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冬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就这样练着练着,兵自己的感觉就不一样了。这里要特别提及的是闻名全军的沈阳军区16军红三连班长、刺杀标兵王道明,他不仅五大技术样样精通,还练就一身的“刺杀”绝活。他个头不高,很壮实,刺杀如猛虎。在他上场刺杀的时候,那枪就像长在他身上一样运用自如,心智所到,枪就到,这种境界绝非一般人所能及。刺杀技术,是我军的传统优势。林彪曾经说过,不敢刺刀见红的部队,不是勇敢的部队。我刚当兵那会儿,听老兵们讲,华东野战军有个刺杀猛将,他可以凌空跃起,在脚尚未落地的刹那间,爆发三个“突进刺”,同时撂倒三个敌人。此招名曰“绝户枪”,招招见血,无人能以破解。现在的王道明与老一辈军人不同处,他是内外兼修。不仅刺杀练得好,有绝招,而且熟读毛著,钻研兵法,坚持用辩证唯物主义指导训练刺杀技术,先后写了多篇有关“刺杀辩证法”的文章登载在《解放军报》、沈阳军区《前进报》上。后来他提为排长,不久又提为红九连的连长,那时他不过二十岁出头,是全军区最年轻的连长。他是在群众性的练兵热潮中脱颖而出的一把利剑,刚出鞘就非同凡响,闪烁着凛冽的锋芒,夺人目光。

    1964年夏,王道明应邀去武汉军区交流刺杀经验,与汉口高级步兵学校刺杀教官对刺。这位教官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刺刀上见过血,虽然岁数大了点,但身高马大,技术又好,一般人都对付不了他。第一回合,双方初次交手,教官有点大意,王道明眼疾手快,一个突进刺把教官捅了一个“趔趄”,很多人都没看清他怎么出的枪,瞠目结舌,一脸疑惑。第二个回合,教官拿出绝招“防左刺”,这一招即使不能刺中,也能把对方的手打麻,甚至把枪打掉。没料到王道明放空了教官的的“防左刺”,乘其枪往左斜,胸部暴露的瞬间,迅猛回枪一个“突刺”,似乎一切都在不经意间,就一枪中的,全场爆发出巨大的掌声。第三个回合,双方都较上劲,要一决雌雄。练兵场上阳光烤人,“知了”在叫,两杆木枪不断地猛烈撞击着,发出的“啪”“啪”的声响。王道明以守为攻,眼看快退到场边上了,突然收住脚,正面顶住教官。那时,双方都企图用“防左刺”刺倒对方,“防左刺”是最叫劲的,这叫硬碰硬,没料到王道明臂力过人,一下把对方枪头打断了,顺势一枪就把教官刺倒,场上又是一片巨大的掌声。对抗赛结束,双方都脱下了护具,他俩像刚从长江里爬出来似的,汗水淋漓湿透了全身,烈日下,他俩紧闭双眼,仰着头笑得满脸灿烂。

    军区首长为了进一步点验王道明的爆发力,安排他进行下一个项目:凌空刺纸条。王道明立即接过一杆56式半自动步枪,转身跑步至悬挂白纸条约一米处,立正,出枪,成刺杀预备姿势。枪刺是与枪连体的三棱刀,枪刺的尖像一字型改锥的头。大家围成一个大圈观看,只见王道明手持钢枪,专注沉稳,双目注视着白白的纸条,微风中,白纸条飘逸飞舞,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全场鸦雀无声。突然,“杀!”“杀!”“杀!”一阵喊“杀”声过,飞舞的白纸条上密密麻麻地留下了一排刺孔。 “哗……”全场再次爆发出巨大的掌声。事后许多人试过,用各种尖刀去刺挂着的纸条,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纸条太轻了,一刺就飞,不管用多尖多快的刀,就是刺不上。即使偶尔刺中了,收刀不稳或慢了,也会把纸条拉断。这需要有非常猛烈的爆发力,还得稳,准,狠,把全身的爆发力全部集聚在刺刀尖这一个点上,由此可见王道明的硬功和内力修炼得十分了得。

    1966年,中央发布了“五一六通知”,轰轰烈烈的那场“史无前例”开始了。斯时,“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取代了中央政治局的职能,成了至高无上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担任中央文革领导小组第一副组长的江青指示,要总政从全军选拔最优秀的基层干部来组建“中央文革办事组”。在上报名单里,她一眼看中了王道明,调中央文革担任戚本禹的秘书,不久,又让他担任“中央文革办事组”党总支书记。王道明从一名连队基层干部上升到中央权力顶峰圈里,何曾料到“塞翁得马,焉知非福”?他谦虚谨慎,工作非常积极,经常深入到红卫兵群众中去做工作,几乎成了中央文革领导小组与蒯大富、韩爱晶、聂元梓、王大宾、谭厚兰这“五大司令”联系的常任联络员。1967年8月5日,他奉命参加了由戚本禹组织策划的在中南海内部批判刘少奇、王光美的大会。1968年“王、关、戚”小爬虫的问题逐渐暴漏被抓,王道明受到株连,被打成戚本禹的小爪牙,投进了秦城监狱。株连的主要缘由是他曾受戚本禹指派到许广平家,告诉她不要和潘梓年、郑公盾联系。江青则斥责他:“胆大包天,竟敢接受戚本禹的旨意,背着中央文革去威胁许广平!”就为这莫须有的罪名,王道明在监狱里关押了7年多。王道明被关进秦城监狱不久就被逼疯了,他常在牢房里高声惨叫:“我不在‘中央文革’,让我回连队去!”1975年5月出狱的时候,他连前去接他的姐姐都不认识了,一看到接他出狱的小汽车,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它,突然又尖声狂叫起来:“我不去‘中央文革’,我不去‘中央文革’!”他姐姐紧紧拉着挥舞着胳膊的王道明,神情悲怆地劝说道:“咱们不去‘中央文革’,再也不去‘中央文革’了!我是姐姐,是你的亲姐姐,我就带你回家,回咱们自己的家!”情景凄惨,催人泪下。至于王道明回家后怎么样了?现在是否还在人世?均不得而知。一个曾经闻名全军的刺杀标兵就这样被“文革小组”给白白糟蹋了。呜呼!军星陨落钓鱼台,一朝成就付东流。繁华落尽后的悲凉,远比烟花寥落更寂寞,也远比衰草萤火更潇瑟!

     刺杀标兵王道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