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北方的“柯罗”  

2010-01-21 06:50:5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方的“柯罗”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宁静的山庄  

            北方的“柯罗”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抓蟋蟀的地方

            北方的“柯罗”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鲁西河川

                                               

                                                        北方的“柯罗”

              ——记洪祥风景油画展

    张洪祥是我国著名的油画家,山东油画教育界的奠基人之一。他早年创作以人物主体画为主,其作品《斗霸》、《长街行》、《节节胜利》、《三军过后尽开颜》等多幅作品曾经获得全国美展大奖。他63岁那年,从美术学院教学岗位上退下来以后,立即改弦更张,专事油画风景创作,一种回归大自然、回归精神家园的欲望和激情在胸中燃起,而且愈烧愈烈。他那一幅接一幅的风景油画作品,像高扬“绿色主义”的呐喊,像田园牧歌一样的吟唱。因为人们对大自然的贪婪的野蛮掠夺早已超越生命的红线。酸雨瓢泼,毒雾弥漫,海啸狂卷,暴雪肆虐,泛滥着“时间的荒谬”,搅乱了四时有序。上帝“宁愿瞎了眼睛,聋了耳朵”,不再为人类担当这没来由的“罪愆”。在洪祥的风景油画中,充盈着他对大自然的崇拜和对生态环境的忧患意识,他渴望融入接近土地、森林、湖泊的生活,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走向自然大地,便是走向生命的本源,走向一种灵魂的慰安,走向一种情感的归宿。他孜孜以求地在风景油画创作中去扑捉生态意蕴和生态美感,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纵使只是画一棵草,一棵树,一道山坡,一条河,也要把自己感受到的大自然的意蕴,真实地传达给观众,以期用生态美学的呼唤,把人们从物化世界里拯救出来。

   洪祥的风景油画深沉大气又充满浪漫的诗意,流露着浓郁的淳朴气息。在当代语境下,他执著地选择了北方中原平凡的旷野题材,并赋予了它鲜活而独特的艺术生命,被国际上的专家称为“中国北方的柯罗”。在中国油画史上,风景画一直是以空旷的西北和俊秀的江南为题材,把自然的结构韵律之美略加提炼,直接搬到画面上,这都是受法国19世纪的风景画影响。在19世纪的法国,巴黎郊区的枫丹白露恰恰是生发这种生命冲动的源泉。像柯罗、迪亚兹、米勒等人的风景画,都是依附枫丹白露的优美景色虚构而成。在中国,画家们同样是乐此不疲地寻找可视的景色。而洪祥的风景油画却是从这些杂草丛生的北方原野中汲取灵感,把杂草、小径、水洼和成排的白杨树等中原风景的缺陷转化为优势,用质朴含蓄的笔法,表现了最为感人的平淡。他的风景画绝不是对大自然照相式的表面的摹写,而是那种“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后对心灵自然的表现,是经过心灵反刍出来的“第三自然”,所以更本真,更深刻,更感人。听他介绍说,在他生病不能在画架前直接作画的那段时间里,在病榻上,试着凭记忆和想象,做类似速写样的素描画稿,一连画了十几本,足有数百幅,没想到这些发自心中虚构的画稿,竟然成了他不少油画风景作品的构思原型。画展和画册中的《残阳如血》、《如镜的秋水》、《大雨一番洗清秋》、《秋月初升》、《鹤的新家》等均是根据这些虚构手稿创作出来的。所以我们从他的风景画中看到了一种深厚积累和沉淀之后的释放和升华。

   “梦中每迷还乡路,愈知晚途念乡梓。”人到暮年,梦中思念故乡的情绪更加浓烈,洪祥的风景油画渗透着浓郁的乡土情怀。他从小生长在昌潍大平原白浪河边,同大自然结下了不解之缘。孩提时代,经常同那些和他一样晒得黑黝黝的小伙伴们在河里游泳、抓鱼;在河滩上翻跟头,做游戏;在草丛中,抓蟋蟀,逮蚂蚱。清澈见底的河水,农家村舍的土坯墙,毛茸茸的草丛,伸延数里的杨柳林,变幻无常的云块,还有远方那青灰色的山岗等,无一不让他神往。应该说,儿时的生活和记忆对他的风景油画的创作起到了“先入为主”的作用,成为他不舍的眷恋,也成为他近些年不断挖掘和深化的创作题材。爱是绘画创作的原动力,他的绘画里蕴藉着他对故乡土地深沉的爱。“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他的风景油画可以说是用画笔饱蘸着他对大自然、对乡土挚爱的热泪绘制而成的。

   “暧暧远人树,依依墟里烟”。看洪祥的风景油画,应把它当作“田园诗”和“故乡谣”来读。我站在他的画前去咀嚼这湿漉漉的幽静,去抚摸这清粼粼的空气,细细地聆听松涛、溪水的吟唱和树上结满的鸟鸣。走近这《宁静的山庄》,便坠入一片奢侈的宁静,有几只鸡鸭在草垛旁闲步,用趾爪敲打着飒飒的沉寂。那幅《抓蟋蟀的地方》,凝聚着多少童年童趣,步入草埋虫鸣深处,仿佛能找回童年失落的笑语。云朵的倒影从《鲁西河川》的怀里静静地游过,自然界的教堂,思维一般娴静。它安静极了,除了天空中云朵滑动的声音,静得让人不想离去。绿荫荡漾,蝉鸣不间断地加重夏日的幽深,生育的庄稼沉浸繁茂的往事,在烈日之下,与火烧火燎的酷暑对峙,《十里蝉鸣》以更大的气魄宣告这金灿灿的成熟。家乡的卵石滚满了《干涸的的河床》,河边已经落叶的树木,有几分悲壮,也有几分苍凉,交织出多少人间故事与画家情感的炎凉。中国绘事将境界之升华,谓之“造境”,境自心生是为“造”。洪祥的风景油画创造了一种深邃、宁静的意境之美。正如庄子所言“大地有大美而不言”,大自然带给我们内心的震撼是难以言喻的,让我们静静的,静静的,进入诗意的栖居。

                北方的“柯罗”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十里蝉鸣

                 北方的“柯罗”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干涸的河床 

                                                                                                                                                                                                                                                                                                                 北方的“柯罗”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大运河之子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