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艺术魅力絮语  

2010-04-10 16:3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魅力絮语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打开电脑,轻轻拉出键盘,让标题跃上屏幕。啊!“艺术魅力絮语”。实话实说,这五个字在我心底已存放了很久。艺术世界充满着神奇的魅力,它像一个强有力的磁力场,吸引着人们的心灵,摇荡着人们的魂魄。它使你激动如少女之初恋;更促你奋发如战士之临阵。什么是艺术魅力?确实成了古往今来艺术家、哲学家、美学家、心理学家孜孜以求,致力探索而又难以破译的斯芬克斯之谜。有时候眼看快要把它抓住了,然而一刹那间又让它给逃逸了。它几乎成了一个神秘莫测的“黑洞”,让人难以琢磨,似乎理性之光已无力穿透这巨大的迷惘。

     有人说距离产生魅力,“万事念中皆绝好,一朝到手便寻常”。彼此认识太深,一切都清清楚楚,往往难以和谐相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牛郎与织女每年相逢一次,所以彼此很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感情更加强烈。拉开距离,被此相望,才会产生魅力。比如远望云遮雾罩在轻柔纱幔中的黛色山峦,会唤起人们无尽的美妙遐思,但待真正走近了看,这种美感就会大打折扣,甚至不知不觉中顿然消失。距离产生美,“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有距离才会产生想象空间,距离感越强越能诱发欣赏者的想象力。因为距离可以巧妙地遮蔽我们不该看到的一切,又信乎添上些神奇的飘逸。同时距离还有助于透视比例的和谐,有助于美妙形象的构筑。

      有人说不易产生魅力,容易得到的容易厌倦,越是不可及的东西越能产生魅力。美的追求总是在远方若即若离地诱惑着你,这种总是难以兑现的诱惑,往往比获得更有魅力。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曾给人写过这样一句赠言:“朝抵抗力量最大的方向走,抓住此身此时此地。”这不仅是朱先生成功的秘诀,也是他一生寻美的箴言。是的,没有美的追求,不会遇到抵抗力,也不会产生艺术魅力。正如“没有澎湃的涛声,滔天的白浪,风的怒号,桨的抵抗,船舵风帆的紧张,一只商船也不会有诗意。”(乔治·桑塔耶纳)俗话说,好事多磨。恋爱就是在痛苦中追求幸福。尽管有人说,爱情是寂寞的谎言,可它从不因是谎言而凋敝,却因寂寞而更加富有迷人的魅力。试想,唐僧去西天路上,如果不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是不可能取回真经的。“无限风光在险峰”,没有经过波折而轻易到手的东西,往往价值甚微,人们不会去珍惜。所以我们说,多磨出珍品,不易出魅力。艺术就是在多磨和不易中追求“这一个”唯一,艺术最忌讳重复,艺术是不可重复的,是不可拷贝的,不能“克隆”的。艺术永远是崭新的“唯一”,这正是艺术生命力之所在。

     有人说未知产生魅力,《永恒的微笑》魅力所在,就是不知蒙娜丽莎笑在何处。美,总是存在于“求证”和“发现”的过程之中,尚待发现的未知数越多,越能产生令人神往的魅力。往往是,越讳莫如深之事,越想弄个水落石出。犹如观察一枚花皮莫名的鸟蛋,看最后出壳的是秃鹫还是春燕。黑格尔讲过,在审美过程当中,思考也是快感。古今中外伟大的作品总是内蕴着一个未知结构,引发人们无限遐思,每代人看了后都进入思考,但每代人看了后都得不出结论。正如俄国大文豪别林斯基所说,作品永恒,总是没有结论的。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塑造了一个“你可以毁灭我,却永远不能战胜我”的著名“硬汉”形象。捕鱼老人圣地亚哥在海上经过重重艰险和顽强搏斗,终于捕获了“一条不止一千五百磅重的大马林鱼”。在回程路上,这条拴在船头的大马林鱼却被闻到血腥味赶来的鲨鱼一口一口地吃光了,最终只拖回了一副鱼的骨架,那么捕鱼老人究竟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海明威在这里营造着一个无尽无穷的话题,这个话题属于人类的悖谬,是永远讲不清楚的。里面蕴含着无尽思考的余地,许多读者觉得面对这部作品永远是徘徊者,这就是未知结构的魅力。未知结构也是两难结构。王国维在他的《〈红楼梦〉评论》里边,最早指出了这一点,就是它的两难是无法填补的。林黛玉和贾宝玉,是我们都很熟悉的人物,大家多么希望他们结合,但是杰出的曹雪芹却给我们塑造了这么一个无法结合的人格构架:一个如此心猿意马,花花草草,一个如此小心眼,多愁善感,他们注定是不能结合在一起的。这是因为大意义上的精神占有是难以消受日常生活当中的琐碎、麻烦的,该怎么办?不知道。这个不知道不是现在不知道,也不是清朝的时候不知道,是永远不知道,它挖掘出了人类的一种本真的矛盾,一个人类永久的悖论,于是这个悲剧是无法避免的了,未知结构的魅力所在就是让一代代的读者如此长叹下去。

     有人说偏执产生魅力。艺术家一定是偏执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偏执是艺术个性化的代名词。独特的艺术个性,即艺术家内心世界的独特体验和对外部世界的独特发现,在于艺术家的执著追求与偏爱。没有偏执就没有惠特曼、艾略特,就没有塞尚、凡高、李白。试忖古往今来哪一位大家不是对刻意追求的偏爱,执著得令人惊诧,偏执得极尽癫狂和迷痴!李白对月亮就有着独特的偏爱,在他的诗作中出现过多种多样的月亮,诸如故乡月、未眠月、峨眉月、关山月等等。正是这种“明月情怀”铸造了他在诗歌创作上独特的审美方式。这只有弗洛伊德能解释它。因为狂痴,他可以无视社会规范,充分释放自己的潜能,抵达创作的自由王国。如盛唐时期的草圣张旭、怀素,喝醉了酒,拿头发蘸墨,在纸上写草书,满纸云烟,醉态淋漓,神思飘渺,见性显情。他们用这种醉态狂痴把自己的心灵调到了一种颠峰的生命体验状态,从而打破了时空限制和循规蹈矩的思维定势,达到最奔放、最具超越感的笔走龙蛇、出神入化境界。狂人也确实代表着一种高蹈的人生精神,代表着人们对至善和至美的执著,代表着人类未被腐蚀的那种纯粹,他们在滔滔浊世上的特立独行有一种灼人的光彩,照见了世俗的庸碌与卑琐,使我们的灵魂为之一震。蒲松龄先生曰:“性痴,则其志凝,故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术必良。”一个作家、诗人如果不“痴”,就难写出好的作品。同样,一个演员塑造角色不进入“疯”的状态,也是不会出彩的。“痴”和“疯”都是创作的一种境界,必须有心、用心才能达到这个境界。

     还有人强调时空知觉和瞬间感悟,认为审美知觉的发生、艺术魅力的形成是在瞬间完成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徐志摩《沙扬娜拉》)美就产生在“此时此刻”这一瞬间,尽管这一瞬间非常短暂,但抓住它,生发开来,就成为艺术中的永恒。这也反映了艺术的一条规律,就是以少胜多,用有限体现无限,在不完整中求完整。给你一枝桃花,让你获得春天;给你一块礁石,让你去领略大海。透过一粒沙看世界,“瞬间的直觉感受胜过一百年的理性分析”,往往凭你生命一时冲动的直觉会发现大千世界的真实意义。

     其实,“艺术魅力”是一个模糊概念,它是多个变量的综合的结果,不是单一变量的特性。所以我们在探讨艺术魅力现象时,也要运用模糊思维即多值逻辑思维的方法,注意到它的系统性、多因性、动态性,不可执其一端,以偏概全。艺术魅力的本质是一种美感效应,是人对艺术品审美关系的产物。艺术魅力作为艺术认识的一种表现形态,正如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所论证的,它既不是预先存在于艺术品之中的某一客观属性,也不是欣赏者自我完成的内心体验,而是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双向交流、异质同构的一种复杂的动态过程。艺术品的美学特性只是艺术魅力的一种潜能,要把这种潜能转化为现实的心理能量,还必须依靠欣赏者的审美实践。从艺术欣赏的实践经验看,艺术魅力生成的动因包括这样三个方面:一、艺术品的美学特性;二、欣赏者心理文化结构;三、欣赏过程的环境氛围。艺术魅力的产生就是这三种动因获得平衡,共同作用下形成的。欣赏者的心理文化结构是审美感受力的内因,也是诱发艺术魅力的逻辑起点。美的艺术需要有善感美的心,能悲之曲要有善悲之人。只有这样,魅力始能发生。正如一首诗《当吉他响起的时候》所描述的那样:

当吉他响起的时候,

一定是你泪流满面的时刻。

你之所以这样,

是因为一只手触动了你的心弦,

想说而没有说出的东西。

当吉他声没有响起的的时候,

你的心还没有体验到这种痛苦。

其实你的心早已有了这种痛苦,

那时你还没有听到吉他响起的时候。

 

     真正的艺术欣赏,实际上就是在审美对象世界中找回自我,这可以说就是艺术欣赏的极致了。

       艺术魅力絮语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艺术魅力絮语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