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我们的黄寺大院(1962-1969)  

2010-06-06 15:4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黄寺大院(1962-1969)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岁月苍白了多少记忆?一种记忆无须延续它就存在,一种牵挂无须时时却在延续。在这人海,在这尘世,浓浓的部队大院情结,始终在部队子弟间魂牵梦绕着,暖暖的,灿灿的,悠悠的!时隔四十年后,老总政文化部、秘书处、检察院驻北京黄寺大院的子女们于201012日组建起“黄寺大院(1962-1969)发小联谊会”,同时,由联谊会组建的《我们的黄寺大院》博客网站也在这一天正式开博。其实他们的联谊活动在此之前,就一直断断续续地由小范围到更大范围地开展着。因为黄寺大院是他们人生花季的收藏地,见证着他们金色的童年、青涩的少年和热血激荡的青春年华,开启了他们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航程。通过思想交流,萌发一个共同心愿:“一定要为我们的黄寺大院写下点文字,替我们的父母前辈,也替兄弟姐妹们,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点记忆。”2008年当他们发起要编撰一本文集的倡议时,几乎所有的发小都给予热烈回应,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来自全国各地、海外的稿件通过互联网汇集到北京。经过编委会近一年的紧张工作,《我们的黄寺大院》文集终于在2009年的岁末付梓出版了。尽管他们答应寄我一册而迄今尚未见到,但陆续转载在“黄寺大院”博客中的文章,我却一篇不漏地先睹为快了。回想当年那场“砸烂总政阎王殿”噩梦,不仅伤害了总政无辜的干部和群众,也给总政干部子女那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一抹晦暗的阴影。文化部的发小们感叹地说,令我们想起了红楼梦中的“大观园”,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欢欢乐乐, 后来一场“文革”浩劫袭来,树倒猢狲散,大家各奔东西了。有的去了新疆、内蒙,有的去了白山黑水风雪弥漫处。尽管黄、吴、叶、李、邱把总政机关砸的稀里哗啦,拆卸得“鸡零狗碎”,干部及家属子女漂泊异乡,但他们的心却始终连结在一起,是任何力量砸不烂、摧不垮的。四十年过去了,黄寺大院的发小们通过现代网络技术提供的新型交往空间走到一起来了,共同铸造起一座虚拟的“黄寺大院”,他们快乐地徜徉其间,踏寻童年的踪迹,追怀旧时的感动,畅叙离情别绪,回望父辈风范。从他们身上我仿佛看到了总政机关战友们那亲切熟悉的身影,生动再现那段难忘的的军旅岁月。文化部秘书李登明同志(后来去了西安)的小女儿李霞写的散文《大院,漫长过后的离开》真挚感人,委婉地说出了大院孩子们分离后那种郁郁难以释怀的心情,附文于后,供欣赏:

        

我们的黄寺大院(1962-1969)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大院,漫长过后的离开    

 

          那段时光,像流水。

    若忘却便忘却,若记得,便仍能记起那时的斑斓,如此清澈。

在大院,生活到六岁。此后,生命的列车载我去了另一个地方。

从此便踏上了变幻的旅程,而池塘、青柳、熟悉的面庞,斑斑驳驳地印满心底。

   那时的天空,好蓝。

那时的季节,好美。

无意间,心中的绿滋长着生机,便开始蔓延。或深刻或淡然,无约而至。

看大门的史伯伯您还好么,还有您的女儿庆芬姑姑,小霞儿一直都记着你们呐。张仲斌伯伯、小洁、小如,陈孟军伯伯和您美丽的女儿们,你们一定都在快乐安康地生活吧。小五哥哥、小六哥哥也都走到了中年的驿站,还有超超征来、军太,军佳、军英、沈宁、多多......

思如泉涌。

才清楚,小小的心,竟承载着无数的梦与美好,嵌着的,是池塘、青柳、黄寺儿的整个季节。那溢满的是,暖暖的、灿灿的、浓浓的散不开的情。

就这样,漫步在那不曾远走的记忆长廊,静静地徜徉在风中,青柳拂面。

时间转眼即逝,一场场珍惜、一次次交融、一次次错过、又一次次选择。

而今,最敬爱的母亲已离开我们整整五年,想着逝去的岁月故去的人,心中无限怅然。

人生就是一段旅途,我们都如此陶醉地投入着,享受着旅程中的每一个细节。经历过酸甜苦辣生死离别,是我们活过的证明。当喧嚣都已沉寂,跋涉都已到达,或者喧闹的依旧喧闹,跋涉的仍在路上,所谓的交汇,也许会证明的只是平行……

虽不能把所有的美好留在我的风景里,但我的思绪会为曾经的这份绚丽而守候,守候着那份徐徐清风。

 耳旁,又响起那首熟悉的旋律,那片笑声。

 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的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中,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像流水一样的岁月,流过我们的生命。

我们依稀。

 

李霞的这篇散文很美,委婉地诉说着心灵最深处的感动,诉说着灵魂不可磨灭的记忆。

正如她文中说的,黄寺大院的发小们离别经年后才清楚,小小的心,竟承载着无数的梦与美好,嵌着的是,蓝天、池塘、青柳,以及黄寺的整个季节。那溢满的是,暖暖的、灿灿的、浓浓的散不开的情,是魂牵梦绕的总部大院文化的结,最终积淀成为她们人生旅途上具有奠基意义的一笔精神财富。远方的星,心上的灯。走过千山万水,然而它始终是万家灯火中一盏最亮的灯,高高地挂在她们的梦里。她们依然守望着这片光明,这份友谊,伴着黄寺大院那徐徐的风。

 

我们的黄寺大院(1962-1969)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我们的黄寺大院(1962-1969)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287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