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永在的一个回旋  

2011-01-22 14:4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在的一个回旋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史铁生走了,这位在大家心目中灵魂最为丰满、最为深刻的中国当代作家走了,怎能不令所有喜爱他的读者痛惜和哀叹!因为有了史铁生,中国当代文学才显得不那么浅陋与浮华。他在《我与地坛》作品中曾称:“死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了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2010年12月31日凌晨3点46分,他的“节日”降临了。借此,他躲开2011年的阳光,径直躲进了自己的地坛。在那断壁残垣间,枯草正挂着亮晶晶的水珠,砖隙藏着背壳斑斓的甲虫,那里有他的树,他的灯笼少女,还有他深深的车辙和母亲的呼唤。他走了,带走了冬天,却把春天送给了我们!

      在这文学逐渐被商业化的社会里,史铁生的作品真正思考了文学本源的问题。他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作家,没有虚妄和空洞,他的文字是最值得信赖的。可以说,无论是生存的坚毅还是为文的真诚,像史铁生这样的写作者是少见的。他坚持用生命和心灵写作,一心致力于对人的内心世界的开掘。他用文学超越一己之苦难,又以苦难点亮他人的心灵之灯。在高度技术化和物质化的时代,史铁生的生命之美正继续悄无声息地安抚、塑造着许多人的灵魂。史铁生之于读者的价值,要高于之于文学史的价值,他的作品充盈着对精神“伤残”现象的关切,无异于是浇给灼热时代的一瓢凉水。重读史铁生,会帮助我们对信仰、对生命的存在意义,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史铁生的离去,带走了一个时代。因为在文学娱乐化、作家明星化的今天,像史铁生这样甘于寂寞、坚守文学精神高地的人,尤显珍贵,他代表了一个时代文人的风骨和品质。

     史铁生是一个最坚强、最善良的人,一个永远笑对苦难的人,一个轮椅上的哲人。他虽然坐在轮椅上却比许多站着的人还要高,因为他有颗伟大的灵魂。不管人的躯体形式是否健全,灵魂的丰满和深邃才是光辉灿烂之处。生命的本质以及生命的意义在于精神的高尚,灵魂的美丽。有些人尽管四肢发达,但灵魂却委琐低下。从生命意义上说,精神的残疾才是人生真正的残疾。从盲诗人荷马,双耳失聪的大音乐家贝多芬,双目失明的大作家博尔赫斯,再到中国坐在轮椅上文采飞扬的史铁生,都是内在生命本质超越了其外在生命束缚。也许是苦难造就人生,寄寓于残疾躯体中的灵魂往往会发出更加灿烂的光辉,更加深刻地体现出生命本质的意义。史铁生21岁时双腿瘫痪,30岁那年患上了严重的肾病,从1998年开始做透析,每周要做三次肾透析。至今,经过1000多次针刺的史铁生,动脉和静脉点已经成了蚯蚓状。他曾自嘲地说:“职业是生病,业余写东西。”然而就是这位“业余写作”的残疾人作家,却凭借他坚强的意志力和乐观的生活态度,从自身经历出发,直面死亡,逐渐升华出对心灵的探索,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留下重要的篇章。著名散文《我与地坛》感动了无数读者,他的《老屋小记》曾获“鲁迅文学奖”,《病隙碎笔》获首届“老舍散文奖”一等奖。

     史铁生说:死是一件无须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了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他如此从容平实地谈论死亡,既不夸张对它的向往,也不回避它的到来,就像一个操心庄稼的老农,安排惊蛰开犁、清明下种的农事一样寻常。这足以证明他的睿智,他的强大,他的彻悟。他说他之所以选择一种乐观的态度,如此幽默地看待生死还得感谢卓别林:“在《城市之光》这部电影里,女主人公要自杀,卓别林将其救下,这女的说:你没权利不让我死。卓别林的回答让我至今难忘:急什么?咱们早晚不都得死?这是参透生死的大师态度。我想他是在说,这是困境,谁也逃不过,人生的一切事就是在与困境周旋。这需要靠爱去延缓死亡。”史铁生在《我与地坛》里说:“但是太阳,它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它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它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晖之时。有一天,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扶着我的拐杖。那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他认为夕阳可以转换成旭日,死亡是另一种生命形式的开始,即放弃现实性生存而换来神性生存的开始。现在,他的预言终于在自己身上应验了,当他摇着轮椅沉静地走下山去时,他的另一种生命形式却在人间持久而广泛地阅读和思念中朝阳般冉冉升起。

     2011年1月4日下午,“与铁生最后的聚会——史铁生追思会”在北京“798”“时态空间”举行,大批文化界人士以及史铁生亲朋好友、忠实读者赶来参加“与铁生最后的聚会”。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追忆史铁生时,深情地说:“铁生在我心里的分量是非常重的,他的写作贯穿了中国当代文学的30多年,是真正坚持了精神的高度和难度。无论是作为一个人还是一位作家,他和他的文学创造是中国文学的宝贵财富,也常让我不断想,诚实与善思对活着的人是多么的重要。他坐在轮椅上那么多年,却比很多能够站立的人更高、更高。他那么多年不能走太远的路,却比更多游走四方的人有着更辽阔的心。史铁生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他当得起‘伟大’这个词。”接着她深情地朗诵了史铁生在生前写给他妻子的诗《永在》:

    我一直要活到我能够

    坦然赴死,你能够

  坦然送我离开,此前

  死与你我毫不相干。

  ……

  此后,死不过是一次迁徙

  永恒复返,现在被

  未来替换,是度过中的

   音符,或永在的一个回旋。

    一个苦难的躯体逝去了,但一个伟大的灵魂永存。史铁生虽然走了,他那不朽的“心灵的写作”却在浩瀚星空定格成“永在的一个回旋”,就像一件熠熠生辉的“圣物”照耀着大地,在人们心灵深处抛下一片永恒的光焰!

永在的一个回旋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永在的一个回旋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