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军歌嘹亮的一生  

2011-12-09 17:56:05|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歌嘹亮的一生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军歌嘹亮的一生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一曲军歌撼山岳,东进铁流扬千秋。《新四军军歌》是中国革命音乐史上,表现人民军队最为杰出,思想性和艺术性结合得最好,影响最广泛、最成功的作品之一,成为我国革命音乐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今天,每当我们聆听这在血与火中诞生的歌曲时,仍然会使人热血沸腾,豪情满怀。

从前我在总政工作期间的老处长林晖同志,19383月参加新四军战地服务团,翌年四月调教导总队文化队学习,与新四军军歌曲作者、音乐家何士德同志战斗生活在一起,亲眼目睹了新四军军歌的诞生过程,并成为第一个教唱和传播新四军军歌的人,从此与新四军军歌结下了不解之缘,成就了他军歌嘹亮的一生。

1939年春,在皖南新四军军部举行的周恩来同志报告会上,会场歌声四起。何士德被点名独唱《歌唱八百壮士》,全场反响强烈。当时,陈毅刚从苏南茅山敌后根据地回来,他又被点名独唱法国《马赛曲》。陈毅回到座位后,感慨地对周恩来说:“我们新四军应当有支歌为好!”周恩来含笑点头说:“好呀!你是诗人,你就写个歌词吧!”陈毅慨然应允了。他以《十年》为题赋诗,后经叶挺、项英、袁国平、周子昆、李一氓等集体修改定稿,6月发表在《抗敌》杂志上,署名为“集体创作,陈毅执笔”。

不久,何士德接到了为《新四军军歌》谱曲的任务,第一稿创作完成后即由文化队试唱,林晖他们觉得曲调流畅,好听易上口,可是战斗的劲头显得还不够足,不够雄壮有力,显示不出我军坚强的战斗力。军首长指示,军歌代表革命军队的形象,应该激越、高昂,要有气冲霄汉的气势,给人以勇猛、刚毅、敢于胜利的印象。何士德听取了领导和同志们的意见,果断地推倒重写,创作出了第二稿。林晖他们又立即试唱,“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歌曲雄壮有力,真正表达了新四军战无不胜的英雄气概,大家越唱越有劲。19396月,在文化队驻地新村再次试唱时,项英、袁国平、周子昆、李一氓、朱镜我、黄诚等新四军首长均到场,听后一致认为符合要求,当即定了下来。

6月底的一个上午,指导员殷扬告诉林晖说:“组织上决定从文化队派3名同志到全军第一次党代表大会上去教唱歌,主要是教唱《新四军军歌》,有童紫、王绍华和你。你们都是党员,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完成这个任务的。”这使林晖感到惊讶的同时,也倍感自豪。

新四军第一次党代表大会的会场设在皖南山区一个松林茂密的半山坡上,这是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无论从哪一个方向,甚至从空中俯瞰,都不能窥见它。会场利用松树干作为柱子,房顶用毛竹盖成,上面覆盖了绿色的松枝,没有门窗,仿佛是个巨大的亭子。会场正中挂着党旗,会场周围有背着驳壳枪的战士站岗。当时,这里集中了全军各部队党组织的代表,几乎包括了全军的高级干部和骨干精英。林晖三人作为大会秘书处的工作人员,负责在大会上教唱《新四军军歌》,同时重新教唱《国际歌》、《义勇军进行曲》、《游击队歌》、《大刀进行曲》、《反扫荡》等著名的革命歌曲和抗战歌曲。其实《国际歌》等歌曲,大家本来就会唱,不过由于到会代表分处大江南北各个游击区,唱出的曲调多少有点因地而异,因此需要重新“补课”。当时,坐在台下的很多是身经百战的革命战士,其中包括陈毅、谭震林、粟裕等敬爱的老首长,共230余人。而林晖他们三人,童紫是位女同志,20岁刚出头,林晖和王绍华都是十六七岁的毛头小伙子,军衣盖过膝盖,衫袖因过长而卷起,在代表们的面前,不免有些腼腆和忐忑。可是老首长们却十分谦虚,每教唱一句,他们就和大家一样,聚精会神地学唱一句,而且扯着嗓子,仰着脖颈,十分认真卖力。这使林晖他们受到莫大鼓舞,胆量也逐渐大了起来,毫不客气地纠正着他们的节奏和音准。

经过短短几天的会前会中的教唱,大家已经能齐唱《新四军军歌》了。《新四军军歌》的歌词脱胎于陈毅司令员的《十年》,反映了新四军从北伐开始的光荣历史和优良传统,以及当时的战斗任务和光辉的胜利前景。代表中绝大部分同志参加过三年游击战争,所以他们最能领会《新四军军歌》的精神实质,大家异口同声唱着它,仿佛浑身上下滋长着一种奋发向前的力量。“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新四军军歌》结尾一句采用重复三遍、一遍高于一遍的手法,代表们越唱情绪越激昂。那歌声就像中秋时节钱塘江上的怒潮,一浪更比一浪高,具有“铁军真如铁”、“关山渡若飞”的气势。

  会议休息间隙,陈毅司令员笑眯眯地朝林晖走来,握着林晖的手说:“我们还是去年前隍战斗后分的手,快一年不见了,你又长高了,现在你指挥起我来啦!”一年前,林晖和一支队一块参军的宁波小港同学与战地服务团同志一道,在陈毅司令员指挥下通过江南铁道,深入江南敌后,陈司令员还亲切地叫他们“小鬼”,空闲时和他们一道下象棋、游泳,像老大哥一样地关心爱护着他们。

 全军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在嘹亮的《国际歌》和《新四军军歌》声中胜利闭幕。随着大会胜利闭幕,随着代表们回到各自的游击区和部队中,这雄浑嘹亮的《新四军军歌》也随即普及开来,响彻在大江南北敌后战场的上空,成为鼓舞广大军民艰苦斗争的精神武器和奋勇杀敌的战斗号角。武昌城下、扬子江头、惟河之滨、罗霄山上,八省健儿汇成一道抗日的铁流,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将胜利的旗帜插遍大江南北。新四军第一次党代会结束不久,林晖走下云岭,告别军部,调到抗日斗争的最前线。开始在粟裕的新四军一师,后来转战到浙东纵队;解放战争时期先后在华野一纵、20军政治部和三野政治部工作,先后参加了皖南、浙东、苏南、苏中的抗日武装斗争和莱芜、孟良崮、淮海、渡江与上海等战役。他走到哪里,就把新四军军歌教唱到哪里,把部队的宣传文化工作开展到哪里。在浙东纵队时他还结合部队的战斗任务先后创作了《梁弄之战》、《宓家埭战斗之歌》和《马家桥战斗》等战斗歌曲,在当时的浙东四明山抗日根据地家弦户诵,旷久留传。军歌是律动的火焰,是有声的旗帜。军歌对于鼓舞士气、凝聚军心、提高部队战斗力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拿破仑说,一支笔能抵得三千毛瑟枪。那么一首优秀的军歌,又何止只抵三千毛瑟枪,那是无与伦比的难计其数。我英勇无敌的新四军就是伴随着《新四军军歌》嘹亮的歌声由弱到强逐步发展壮大起来的。这雄浑有力的歌声澎湃着风云,激荡着雷霆,凛冽着铁军所向披靡的的雄风。“东进东进!”这钢铁的洪流排山倒海,势不可挡;“我们是铁的新四军”成为胜利的最强音!

“军歌如火燎原飞,励节亢高国土威”。七十多年过去了,每当唱起新四军军歌,就会热血喷张,让老兵的血性在痛苦中苏醒,仿佛又回到东征抗倭那激情燃烧的岁月。1979年国庆前夕,由童紫负责组织起来的、由林晖等积极参加的新四军老战士合唱团为纪念国庆30周年在人民大会堂隆重演出。这425名合唱队员中有全国人大、政协委员,国务院部长、司局长和部队高级将领。不论职务高低,大家一律以新四军老战士的身份准时到达人大会堂西门集合,然后列队点名齐步入场。斯时正在京西宾馆参加中央省市委书记会议的许多新四军老同志,闻悉后都争着要来参加他们的演出。当他们在台上刚列队完毕,粟裕、叶飞带头走上台来,接着陈丕显、江渭清、谭启龙、白栋才、胡立教、方毅、张爱萍、王光美等同志,都一一上台来与老战士们亲切握手,有的老同志激动得热泪盈眶,记者们不断地拍照录相,气氛热烈,盛况空前。大幕一拉开,即博得雷鸣般掌声,当何士德挥动指挥棒唱起新四军军歌时,台上台下融汇成大合唱的澎湃海洋,雄壮的歌声,热烈的掌声,激荡着人大会堂。刚要出国访问的上海市委钟尼同志和福建省委项南同志,还有当时已83岁高龄的管易文同志、薛暮桥同志,都和大家一起排着队,参加大合唱。面对此情此景,大家一下都象回到了云岭圣地,回到了难忘的官兵平等、同甘共苦、浴血奋战的峥嵘岁月。昂扬激越地唱出了铁军的风采,唱出了英雄史诗般的平仄。他们不仅用歌声诉说着昨天的历史,用歌声诠释着八省健儿的英雄本色和无限忠诚,而且同样也用歌声激励着着后人,勇往直前,去开创辉煌的未来。

   青山不老,军歌依旧,这嘹亮的军歌伴随着并成就了林晖战斗的一生,“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已成为他生命中永远不落的音符!

军歌嘹亮的一生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军歌嘹亮的一生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军歌嘹亮的一生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