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大衣哥朱之文  

2011-05-26 15:5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衣哥朱之文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大衣哥朱之文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大衣哥朱之文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大衣哥朱之文(古文版)

          朱之文者,山东菏泽府单县人也,字畅音,号“秒杀先生”。有曰其先祖乃明太祖朱元璋,然不可考。其人家贫,幼失学,耕牧于野。然天资聪颖,尤天赋珠玉之声,且喜吟唱民歌。苦无师,乃自揣宫、商、角、羽诸法,凡三十载,风霜雪雨皆不辍也。至其年四十有二,练就穿云裂石之音。屡歌之,有黄钟大吕之韵。乡人大奇之,几欲举才于官,之文性恬淡,不喜。于麦菽间且作且歌,虽贫,然乐之。  红朝共和六十二年,有礼部乐官巡捡济宁府,欲考选乡民能吟唱者,以观风化也。夫人力促之文应选,乃赴之。且时天寒,之文着鹑衣破帽。至其地,无礼服,且形容枯槁,举行萎缩不堪,见者无不藐蔑之。 待之文吟唱,其音大妙也。忽如巨浪滚滚,忽如珠玉落盘;或如山间幽泉,或如细沙抚岸。似京城乐府著名歌者杨洪基,一般无二。所听者尽皆失色,如痴醉状,如闻天籁矣。倏尔众人忽醒觉,则歌堂中大哗,惊诧之、跃喊之、抚掌之,大乱。乐官亦深疑之文乃乐府中冒籍者,细审之,真农人也!乐官乃大喜,胜赞之!     其时有互联网者,于斗室间可会通天下。有好事者将之文所唱悬于网,一时朝野轰然。见之文歌者,无不拍手称绝。有听至百遍而不歇者,有怆然而涕下者,有秉烛不眠者。之文遂大有名。京师、两广、闽浙、关中、陇右诸郡,访者络绎趋之文乡里,一时车马拥塞于道矣。 

    中有一巨贾者,排列三十万金,求借之文扬其名。各郡亦有歌栏、舞榭、瓦肆,出重金厚宝,啖聘之文为其歌。皆拒之,曰:吾本乡人,但乐歌;金银,浮云尔。然众索者不去,白日喧嚷于其柴门草庐前,之文隐山野,三更方归。  长沙郡有一歌营,曰“大本营”者,声名远播万里。令人潜至,以巧词动之文,允之,乃星夜赴长沙。“大本营”甚敬重,乃出数十乐工为之文和。其乐工皆良家子,翩翩然青葱少年也。虽少,亦盛有名,数次出使西洋,礼化诸番矣。 其乐工指挥使,姓氏微名,蜂目狐行,有妒心。之文歌时,其慢之拍,压之调。诸少年乐工茫然无措,强奏之,则琴声呜咽梗阻,涩涩然如冰塞石堵也。琴色失魂魄,空空然,有丧音却无悲情,有弦声却无雅意。盖阴绊之文,欲其于万众前出乖丑尔!然之文不拒罗网,敝衣粗裈,昂然吟唱之。清脆之如雏莺戏柳,雄浑之如大漠天风。情意真切促人泪,声色上佳促人喜。反导引诸乐工安魂静心,渐入佳境,终至琴瑟和谐,两全齐美矣。曲罢,满场惊骇无声,既而掌声爆然而起,绕梁不绝久矣!  于文华者,歌之大家,官京师禁军大营。其人容颜绝美如冰雪。其歌扬名天下者多矣,贩夫走卒、衮冕之流皆倾迷之。先帝在位时,嘉其才,颁旨褒之为“丽聪校尉”。偶听之文歌,惊为天人。驾香车,千里南下,径趋之文家。至草庐,之文方手持木锨,阔步驱羊护鸡。于邀之文就鸡羊侧试歌,乃叹曰:余不敢开口矣!遂请之文赴京,力荐礼部大堂“星光堂”,与众多能歌者相较,凡五轮,之文独秀,探囊夺魁矣!  又乔军者,扬州人也,都督府二炮军副将,乃歌中圣手。屡出塞,尝为塞外大军歌《八百里秦川》,三军动容!其惊闻之文吟唱,礼招之文赴军中,小试之文音色,乔诧曰:本色吾不如也!力邀之文与其为伍。之文为人谦,乃拜乔为师。六月夏,乔于“国乐堂”行个人吟唱大典,赞引之文同台歌三曲,皆珠联璧合,音色绝伦也。  方其大典时。亲民侯,右丞相温佳宝;博雅侯,礼部尚书黎长春;镇肃侯,御史大夫何国强,诸显贵皆观大礼,由是盛誉之文音色,又闻其品性不重金宝,皆曰:国士也,当重用之!之文遂名满天下,成大器也!  之文初应选,其歌有辞曰:“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有智者析之:“白”者,白身也;“发”者,发达也;“渔”者,于文华也;“樵”者,乔军也。   谓之文布衣白身,遇“于乔”而发达矣。无心之歌辞,竟幸应如此,不亦天意乎? 太史氏曰:  天下农人多矣,如之文禀赋者亦众矣,然其声惟能吆牛喝马。之文布衣陋食,不绝于歌三十载,竟终成大器。何也?人不患无名,而患无恒也!

大衣哥朱之文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大衣哥朱之文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大衣哥朱之文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患“朱流感”的人何其多!(小品)

    前些日子,因看朱志文演唱视频,患上“朱流感”,至今未愈,只好带病上班。科长令我下车间要数据,路过一间小屋听到里面喧闹,不由得驻足细听:“他妈的(有点不雅),我一个大老爷们,从来不哭,想当初我老爸死的时候,我真的没掉一滴泪,昨晚上让那个朱之文唱得我稀里哗啦地只哭”。“别夸张了,老婆在家,哭得太难为情吧?”“老婆带儿子回娘家了。”“难怪这么放肆!”“你别说,他唱的《驼铃》,以前也不是没听过,他一唱,我真的想起我的战友。我当了九年的义务兵啊,开始是鼻子发酸(开始动情绪),后是热泪盈眶(有点憋不住),再后来是泪水涟涟(开始崩溃),最后是稀里哗啦(泄洪一样狂奔),想起战友分别的时候,我扛不住啊,哥们,真值得你们去看的!”。我一听,得了,又一个患“朱流感”的人,又一个被唱哭了的人,我暗想:被感动流泪的人何止你一个啊,兄弟!

大衣哥朱之文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留住明天的惦念

             蓦然打湿我们心灵羽翼的,就是这片老宅的土的掉渣儿的乡土气息——从中,我看到一位农民歌唱家的执着、心酸、素朴与禅定。用手触摸那沧桑的黄土墙体,便触摸到大哥的艰辛岁月、歌艺演变的脉络与温度。“在陋巷,人不堪其忧,文也不改其乐。贤哉文也!”多好的励志教育基地呀。

     在我们老家,这样的老宅早已不多见。这样的老宅出这样的优秀人才,对照鲜明呀!其实,城里人千里迢迢来此,拍照留念,要的就是这种“陈旧”,要的就是朱之文出名之前的原生态。

     日后,朱大哥的生活肯定改善,但千万不要在现在的旧宅院上大兴土木,另选宅基地修房盖屋为宜。要高瞻远瞩,放眼长远——保留故居!

     在钢筋混凝土的丛林中穿行,不经意间总能触动自己心底的那份柔软与惦念——那是魂牵梦萦的心灵的家园。

     三十年前,北岛联合芒克等“朦胧派”诗人,创办了民间诗刊《今天》,并执笔在发刊词中写道:“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的尚且遥远,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讲,今天,只有今天!”是啊,今天,只有今天!对于现在的许多人来说,只要今天,过去和未来严重缺失,更没有站在明天看现在。柏林墙要拆的时候,据说全世界的博物馆都到了,100万美元买一块。他们是从明天的眼光来看它——我们缺乏这样的眼光。我们太善于“砸碎一个旧世界、创建一个新世界”了。

    在城乡建设进程日益加快的今天,留住见证朱之文成长历程的宅院吧,这是我内心最柔软的惦念!

大衣哥朱之文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