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新兵旦子”和“老兵旦子”  

2011-08-22 23:1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08月22日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2011年08月22日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新兵旦子”们一茬茬地进来,“老兵旦子们”一拨拨出去。部队是士兵的精神家园,是培养造就文武兼备智勇双全的“老兵旦子”的一座大熔炉。从红军、八路军、新四军时期到如今,我军广大指战员包括各个历史时期的高级将领,无一不是从新兵蛋子到老兵蛋子这样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外号人称“张疯子”的原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张仁初说得最形象,他说一仗下来,我这新兵旦子就当了班长,第二仗下来当了排长,又一仗下来当了连长,再一仗下来当了营长,接着又一仗下来当了团长。人们常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反过来说,没当过“新兵旦子”的将军也不是好将军。1958年毛主席提出干部下连当兵一个月,对于那些出了学校门就进机关门的干部则要下连当兵半年以上,认真补上“新兵旦子”这一课。“老兵旦子”和“新兵旦子”之间的关系是“传帮带”的关系,是“互帮互学”团结友爱的关系。今天的“新兵旦子”明天就是“老兵旦子”,他要像老“老兵旦子”那样,带好今天的“新兵旦子”。这是光荣传统的传递,也是无形战斗力的传递。人世间最伟大、最高尚、最纯洁的战友情谊,就是在这种新老之间、官兵之间传帮带的实践中春风化雨般日精月华点滴养成的。

   我203师607团战友草鞋没号新近网上发表的《人生最贵战友情》,以微言大义的春秋笔法向我们生动地展现了“老兵旦子”和“新兵旦子”之间血浓于水的生死情、骨肉情、战友情。他的感人之处就在于不是用空头讲章的说教,而是用自己身体力行的事实,入心入骨地揭示出战友情谊的本质。战友情谊就是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把危险和牺牲留给自己。战友情谊就是肝胆相照,不分彼此,见难就帮,毫不含糊。战友情谊是一种真情浩气,部队就是凭借这种真情浩气凝结成打不烂拖不垮的钢铁集体。人生最贵战友情,人生最美是军旅。连“老兵旦子女儿”都亲切地称呼草鞋没号叫“新兵旦子叔叔”。说明战友情谊隔代亲,它巨有强大的感染力和穿透力,感染影响着子女,激励着后人。

     形骸隔千里,交感两颗心。

     白头互映照,战友情谊深。

  战友情谊纯净而又淡然,真挚而又绵长,甚至终生都会盘踞在你我的内心深处。在无奈的人生中,在物欲横流,人情薄如纸的世俗社会,战友情谊更加显得弥足珍贵。当你不慎跌倒时,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关爱;当你疲倦的时候,只要一转身就可以找到依靠;当你受伤的时候,会及时给予你抚慰;当你绝望的时候,能及时拯救你的灵魂,你还奢求什么?

2011年08月22日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2011年08月22日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附:

             草鞋没号:【人生最贵战友情】

    在人的一生当中最珍贵的就是战友情!七、八年前的一天,我正在开会。突然,接到一个操着外地乡音的女孩子的电话,电话那端传来带着哭腔断断续续的声音:“你是新兵旦子叔叔吧?我爸他病的很重....不知要去哪里....看病, 我们....刚下火车.....怎办啊.......就在北京站。”突来的电话, 我懵了,急问:“你爸是谁呀?” 电话里传来“我爸是老兵旦子”。我对着电话里讲:“你们在出站口等着别动, 我这就去接你们!”

 在去车站的路上,一幅幅当兵时的画面闪现在脑海里。“老兵旦子”是我当兵时一个班里的老兵, 湖北建始县人。我刚到这个班时他称呼我“新兵旦子”,我不满意就回敬他“老兵旦子”。久而久之“新、老旦子”就延续下来, 竞成昵称, 非旦战友情没有疏远反而更近了。这源于我第一次实弹投掷,平时看着练的挺好,姿势也对,弹着点也还行,就是一遇上动真格的就拉稀, 紧张啊! 一紧张,他娘地,手榴弹给投了个高射炮,眼瞅着手榴弹就直杵着飞上了天。天那!那直上直下的手榴弹,真的吓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只听连长一声“卧倒”! 我就趴下了,紧接着是“老兵旦子”趴在了我身上, 连长趴在了“老兵旦子”身上。“轰”的一声,手榴弹在正前方六、七米处爆炸了, 弹片带着刺耳的啸音划破天空。爆响过后,我们从地上爬起来相互看了看,“脸色”都白了。从此后我与“老兵旦子”关系越来越好。拉练时夜晚在村庄里站流动哨, 路过村里街口时,他示范教我侧身翻转跳跃过路口, 防备敌人偷袭,还将路口两边情况都观察清楚。夜行军实在太累了他会悄悄地给我灌上一口白酒提提精神头。夏天蚊子多,他会把防蚊剂让我抹上,再去稻田里夜间放排水。他还一边哼唱着我那听不懂的土家族特有的曲调,一边连教带做的帮我拆洗被子, 睡觉时盖着他帮我缝合做好的被子感觉暖暖的。战友,这种感觉您有吗?有! 一定有!

  到了北京站,我直奔出站口。在出站口东侧墙根下找到了“老兵旦子”父女俩。 只见墙根放着一个脏稀稀的大行李卷,“老兵旦子”靠墙坐在行李卷上,不停地喘着粗气在四处张望, 他是在找我。我紧跑两步过去一把抓住他的双手,两眼不停地上下打量他:不对,不对! 怎么才分手一年多,咋就变这模样了啊!瘦得简直和先前的他判若两人,两眼往里凹着。他拉着我的手说:“我是真不该来北京给你添乱呀,是孩子非拉着我来,我想来就来吧,一来是看看我这病到底有治没治,二来看看北京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 三就是再看一下我的兄弟你啊!”此时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对他讲: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咱现在就去医院,找最好的医院看病。

  到了解放军三O一总医院已经是下午,因病房床位紧,只好安排到了与南楼相邻的康复楼住院, 正好连他女儿也有地方住了,照看他还方便。我把他拉到窗户前,指着对面的南楼对他讲:“你看前面那栋楼房,咱203师的杨育才副师长就是在那栋楼里去世的。” 他惊讶地张了张嘴:“是真的吗? 杨副师长他真的走了吗?不会的,不会的,他是咱203师的英雄!他没走,他没走!我听过他给我们讲过的报告。说着说着他向着南楼方向抬起右手,五指并拢给英雄敬了一个军礼。

  第三天,检查结果都出来了,经过权威专家会诊得出结论: 癌症晚期! 这如晴天霹雳一般炸得我脑袋晕了,他女儿两眼哭得通红,没想到这“老兵旦子”倒安慰起我们来:“别哭,郎个要这样子么,我知足了,北京我来过了,我住的医院还是和我们杨副师长住的同一个医院,能跟杨副师长住的这么近,能沿着杨副师长足迹走,我感到光荣和幸福!”

  第五天,为了带着“老兵旦子”在北京方便转转玩玩,于是转院转到了与北海公园一墙之隔的解放军三O五医院,我们用轮椅推着他走了两公里去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他在轮椅上向着升起的国旗庄严地行了军礼,敬礼的手久久的不肯放下,我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他这是在向国旗告别。在北京后来的几天里,我们推着轮椅载着他去了中山公园、北海公园、景山公园,去了历史博物馆。他对我讲:“他知足,这辈子在英雄光荣的部队当过兵,入了党,虽然我还是个贫穷的农民,但我所有不敢想的我都如愿了,知足,知足!”

  后来,他回到了他山青水秀的建始县小山村,在他只有三间茅草房的家里,走完了他的一生。他的女儿在他走后第二年考上大学,后留学瑞士。

2011年08月22日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2011年08月22日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962)|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