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徽派印象  

2011-09-14 22:31:3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徽派印象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敬斌油画《徽派印象》画面淡雅而朦胧,舒缓而宁静。氤氲着古韵悠悠,乡情淳浓。它宛然就像是一个被现代社会遗忘的旧梦,在都市的喧嚣之外,在皖南的清澈之中。它不屑于向世人卖弄这山这水,宁愿执守着这份古朴,享受着这份清净。

    敬斌的风景画创作致力于探索自然界的内在生命,力求在作品中表达出画家对自然的真诚感受,用自己的感悟和审美追求,画出超乎自然的意象色彩。《徽派印象》在似与不似之间,注重徽派民居本体精神的提炼,追求言外之旨,韵外之致,力求把握徽派文化的的内在精蕴。从中可以看出敬斌在创作中善于把视觉世界转换成心觉世界,而后把心觉世界的信息通过写意手法的解码与编码,转换成画布上新的视觉符号,让人们从如此“中得心源”的绘画作品中经受心灵的感动,接受情感的洗礼,增添些超凡脱俗的清爽和明净。

   “画到生时是熟时”,绘画创作中的偶然性与随机性画面效果,是一种不可重复的极具陌生化的语言,往往会引起视觉的亢奋和青睐,给处于大众传媒侵扰下长期疲劳厌倦的视觉注入新的活力,给现代社会生活带来新鲜生动的气息。《徽派印象》画面上无意中产生的油彩流动痕迹,却产生料想不到的视觉效果和情趣,宛然像水中倒影,又像苍茫岁月留痕,耐人寻味,浮想联翩,给人一种彻入骨髓的美感。可以说,追求因偶然因素而产生的偶然效果,是体现当今艺术审美发展的一大特征。

     敬斌油画《徽派印象》是他在今年四月带学生去景德镇瑶里写生时,利用闲暇时间创作的。该作品今年9月入选山东美协于省博物馆新馆举办的大型美展,并获三等奖。 

徽派印象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徽派印象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徽派印象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徽派印象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一生痴绝处  无梦到徽州

     徽州地处黄山白岳之间,是中华文明中的一朵美丽奇葩,是明清时代中国文化商业精神的杰出代表,也是一个名播中外的文化地理概念,一个历史、文化、思想概念,一个独立而卓然的民俗单元。

     徽州文化是一种兼收并蓄的移民文化,开放的文化。东汉、西晋、唐末、北宋四次北方强宗大族的南迁,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中原文化,使这块土地逐渐成了华夏名区。完全可以说,徽州文化是对中原文化的包容整合。南宋以降,这里更是文风昌盛,人文荟萃,成了“东南邹鲁”、“礼义之邦”。 涌现出的著名学者和杰出人物,则如秋空繁星,不可胜数。尤其崛起于宋、兴盛于明清的徽商,以其贾而好儒的特色雄居中国数百年,他们对徽文化的发育与成长发挥着极为重要的文化整合作用,成为引领徽文化发展的主流。徽商与徽文化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由于徽商像英伦三岛的苏格兰人那样四处经商,足迹遍及全国甚至远涉海外重洋,他们眼界开阔,比较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从而给当地土著文化带来种种的革命元素。借助徽商的推力,使徽文化不断地吐故纳新,生生不息,焕发出勃勃生机。同样,具有地域独特色彩、博大精深的徽文化又教育和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徽商人,培育出一大批商界巨子和时代精英。

      作为徽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徽派建筑,集徽州山川风景之灵气,融风俗文化之精华,以其深厚的文化内涵和鲜明的地方特色在中国建筑史上独树一帜。主要表现在高墙封闭,马头翘角,墙线错落有致;白墙黛瓦,色彩典雅大方;灵活多变的斜坡屋顶,不拘一格,层次分明;砖雕门罩,石雕漏窗,木雕楹柱,使整个建筑精美如诗。徽州民居大多借助山水格局,依山傍水而建,皈依在山光水色之中,大自然与建筑完全融为一体,呈现出“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返璞归真的田园诗般景致。

     《牡丹亭》作者汤显祖曾说“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一语道破了徽州的迷人风采。走进徽州,就走进小说和往事的世界,单单一个红顶商人胡雪岩就为我们留下了多少说不完说不清的话题。过往的曾经,渐行渐远,而那些深藏于民间的历史文化记忆依旧栩栩如生。漫步在布满青苔的石板路上,仿佛能随时触摸到古人内心的纤微,正如当地老人说:“老房子之所以是老房子,不但是因为房子的年代久远,更重要的是因为老房子里曾经住过许多代人,留下了很多的历史人文信息。”所以徽州民居不仅可以入画,可以入诗,而且更可以入心,因为它离民间最近,离乡土最近,离人,也最近。

      在我的心中,则一直回响着英人艾略特所写的这样一句诗:“很深的声音是听不见的,但只要你在听,你就是音乐!”文化浓郁的徽州就是一首古琴曲,是可以聆听的,走近她,陷落进去,似乎与听着的古曲相融一体,任自己在旋律里飘逸!

徽派印象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