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乡音在血脉里流淌  

2013-01-20 22:41:3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音在血脉里流淌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乡音在血脉里流淌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桓台方言,熟悉而又亲切。听到家乡话,甭提心里多熨帖,多惬意。从娘胎里就印刻在身体里的桓台方言,透着爹娘的温馨,乡邻的情义,故土的芬芳,童年的谐趣。这种与生俱来的方言,它是母语中的母语,是从血脉里流淌出来的最真挚的表达,不仅说起来铿锵有力,爽劲亲切,而且听起来就像山东吕剧韵味十足的道白,诙谐幽默,生动有趣,那股暖暖的浓浓的乡音、乡情、乡土风,扑面而来,直抵胸臆。

    去年秋,远在青岛大连的两位兄弟相约回桓台老家怀旧,渔洋故里书法协会的几位方家设宴为他俩洗尘。推盘换盏间,大家都用家乡话攀谈起来,不是“这乎子”,就是“那乎子”的,气氛更加融洽。青岛的兄长说:“如能把咱家乡的方言,搜集整理出来,将是一份幸事。”农民书法家、乡友宁治耀当即承诺:“这事算我的。”他说到做到,不出三个月,就整理出桓台渔洋故里常用方言250个条目,装订成册,邮寄到我们这些远离家乡多年的游子面前。我饶有兴趣地逐条逐条地品读起来,想不到,越读越有味道,竟高兴地读出声来,就像和家乡人交流对话那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读出它的原汁原味,读出它特有的乡情乡韵,甚至把听觉形象转换成视觉形象,读出家乡风土人情画卷,读出家乡父老乡亲们的音容笑貌。感谢治耀送来的这册《桓台方言录》,让我神游梦回了一趟老家,勾起我童年的许多往事:“夏天下河凫水,打嘭嘭;冬天打干勾,摸野雀,拽砖撩瓦,打卯悠。”这无疑也是给我送来“抚慰乡愁”的一剂良药。

    方言产生于乡土乡村,它与农民和土地紧密相连,它与平民百姓共生共存。方言是一种地域文化的最直接最外在的一种形式,或者是地域文化的特殊符号,不仅带有地理的、人文的、历史的烙印和内蕴,而且,还能体现时代更替和文明进步的轨迹。俗话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还有“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的说法,这些都表明了方言的地域性特征。一方水土不仅养育了一方人,而且也养育了一方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方言土语。可以说,桓台方言是汉语共同语的的支裔,中华民族农耕文明的结晶,也是地域性乡土文化的无形载体,是齐桓公戏马台畔先民后裔祖祖辈辈口传身授的一条文化链的缩影,它连接着家乡文化古往今来的血脉。

乡音在血脉里流淌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方言就是故乡,方言在握便是故乡在握。家乡话是故乡的符号,那流畅的乡音,就是我们精神的家。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无论离家多久,只要听到家乡话,立马就有家的感觉。如今大把年纪,已是年届花甲之人,然而再用家乡话喊一声老娘亲,总是会流着两行清泪,默默想起了笑灿如花却与我天人永诀的老母亲。身在异乡作异客,猛然间碰上操着桓台腔调的人,会油然升起他乡遇故知般的亲切,鬼使神差般走上前去,用家乡话与他寒暄热聊起来。直聊得俩人眉飞色舞,心潮澎湃,激动得不是握手就是拥抱,美滋滋地过了一把神归故里、梦回家园的“瘾”。家乡话是故乡的一张名片,无需自我介绍,张嘴便知你是齐国后裔、桓台人氏。说到这里,不由想起唐代诗人贺知章的那首诗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贺知章“少小离家”的时候才10多岁,而“老大回”时已80多了,两鬓斑白,依旧“乡音无改”,你说这乡音是不是有点像证明一个人“原产地”的防伪标签呢!方言,家乡话,对我们每一个从小学会它的人来说,是渗入心脾、沦肌浃髓的胎记,无情岁月的流逝,漂泊无尽的旅途,都难以磨灭它的痕迹。我有个战友,也是桓台老乡,原先是华野渤海纵队的,渡江战役后长期在上海警备区政治部工作,找了个对象是上海人,除他以外,岳母孩子全家都说上海话,唯独他一口桓台腔。“白沙在涅,与之俱黑”。长期在上海这种语言环境浸渍熏陶下,他的家乡话多少也会带上一点上海味。上个世纪60年代,他调北京总政机关,和我同在一个部里工作,说起话来尽管流露着一点上海味,但骨子里还是“乡音无改”,依然固我。比如他说“饥困不?给你泡碗方便面,接就着吃点好来!”“冒古窄地一个人调来北京乔闷得慌,星期天你领我去北海公园逛游逛游好来!”我讥笑他说:你以为话尾巴上加个“好来!”就是上海话了,再包装也是桓台腔。他“嘿嘿”笑着说:家乡话是童子功,那是根深蒂固的,改不掉的!

      故乡情结和方言情结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所谓爱屋及乌,一个热爱家乡的人没有不热爱自己家乡话的。有句贤文叫“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方言不管它土得“掉”多大的“渣”,它终归是形而上的连接我们生命的一条脐带,我们只有爱的义务,没有嫌弃的理由。方言,能否重新响彻我们生存的历史空间,用以延续我们最真挚的表达,关键在于我们是否还爱方言?或许当你在人生路上有所疲惫的那一天,换上乡音给娘亲打个电话,和小时候的“一把连子”用家乡话斗几句嘴,和青梅竹马的异性同学用熟悉的乡音回忆那一次纸条传递的往事,你忽然发现用乡音喊娘亲是多么亲切,用乡音叙旧情是多么原汁原味!用乡音表达,你会找到一种久违的纯真和诚挚。一声声乡音,一缕缕情!乡音,像一曲永远听不厌的歌,时时刻刻萦绕在我们灵魂深处,它会让我们时常想起那些不该忘记的事情和不该忘记的人!

     乡音啊,你始终流淌在我们的血脉里!(2013-1-20)

乡音在血脉里流淌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