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上海外滩情人墙  

2013-05-19 21:5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外滩情人墙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上海外滩情人墙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上海“外滩”号称“亚洲第一湾”,它濒临黄浦江畔,南起延安东路,北至苏州河外白渡桥,全长约1.5公里,其弯弯的走势,形如新月,秀美如画,是上海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东面与江对岸浦东的东方明珠、金茂大厦等地标景观隔江相望,可以欣赏到陆家嘴日新月异的靓丽新姿;西面是由哥特式、罗马式、巴洛克式、中西合璧式等52幢风格迥异的古典复兴大楼所组成的“万国建筑博览群”,洋溢着海派文化的别样风情。早晨,外滩是人们的健身的场所;白天,它是繁华热闹的游览胜地;晚上,则是情侣们谈情说爱的欢乐谷。尤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形成的上海外滩“情人墙”,更是闻名遐迩,为世人所瞩
目。它不仅承载着一代上海青年的浪漫记忆,而且也为现代外滩新景观增添诱人向往的人文魅力。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同战友阿、阿启借上海出差机会去外滩游览。他俩都是“老上海”,自觉给我当导游。开始他俩还边走边说,如数家珍般指指画画地介绍着外滩各处景点,后来不知为什么,却置我于不顾,独自走开,东瞅瞅,西望望的,似乎在寻觅什么,追怀什么。忽而倚在江边防洪墙上望着黄浦江发呆,忽而又围着一棵梧桐树转来转去,像看蚂蚁上树似地辨认着树干上的痕迹。行为神态十分怪异,让我好生诧异。事后我才明白,原来外滩是他俩初恋的地方,都曾是当年外滩“情人墙”上的一块痴情的砖石,这里埋藏着他俩终生最浪漫的水木年华的记忆。阿是上海人,自小同里弄里一起长大的阿萍两小无猜,情同兄妹。一块上学,一块参加 “abc剧团”和“沪东业余剧团”的演出活动,相知相恋,形影不离,在外滩情人墙畔常常出现她俩的身影。她俩听说情人谷有这样一个传说,只要在一棵树上刻上喜欢人的名字,就永远不会分离,于是在外滩一棵梧桐树上山盟海誓般地刻上一个“萍”字和一个“水”字,因为阿的名字都傍“水”字旁。上海一解放,阿参加了21军文工团,奔赴抗美援朝战场.阿萍因受家庭阻挠,不仅没参成军,还误听阿牺牲在朝鲜的传言,在悲痛欲绝中另嫁他人,真是“山盟虽在,锦书难托”,阴差阳错地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钗头凤”。这是阿“爱情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在他的诗集里曾有这样一段言简意赅的表述:“萍水无缘不相随,风云有变各有为。休问何日君再来,青山处处可立碑 。”阿启的情况比起阿来要幸运得多,上海外滩情人墙不仅见证了他的爱情,而且福佑他一帆风顺,终成眷属。上世纪50年代,阿启在上海警备区政治部工作,经战友介绍认识了警备区文工团的上海姑娘阿月,第一次约会就在外滩情人墙畔,而且从此常来常往,把“情人墙”当成为自己开垦爱情、缔结良缘的伊甸园。阿启是山东人,他的半拉上海话就是在外滩和阿月约会的日子里学会的。在婚礼致辞中,他那山东味的半拉上海话竟获得满堂喝彩。所谓“情人墙”实际就是一道用水泥砌的防洪墙,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放,月上柳梢,青年伴侣便成双结对地来到这里,边欣赏浦江夜景,边谈恋爱,卿卿我我,喁喁低语。在阿汎和阿启解说的蛊惑下,我半倚在“情人墙”边实地查看,对面陆家嘴的江面随势偏右弯曲,形成了一个宽阔的江面弯道,望过去心旷神怡,真有“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气势。站在江堤边,听着轻浪拍岸如拨动心弦,习习江风又使人神清气爽。在这样的景致里,绵绵情话自然会涓涓流出,始信“情人墙”名不虚传。

上海外滩情人墙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后来听说,上海外滩“情人墙”在八十年代发展到鼎盛辉煌期。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成百上千对青年男女,就会悄然出现在外滩情人墙畔,开始上演如今人们无法想象的“集体恋爱”的活报剧。有好事者在外滩北京东路到南京东路一段200米长的岸边做过统计,共有600对情侣在谈恋爱,平均1米内有3对恋人6个青年男女。那种集体争取爱情空间的顽强坚持,可谓众志成“墙”;那种集体舞般的对爱情的分享,可谓伊甸园中的集体盛宴,如此瑰丽壮观的场面,不但是“堤岸恋人”终其一生挥之不去的情结,而且也是这座城市一道永恒的风景线。

那时外地人来上海,少不了的一项议程就是去外滩看“西洋景”,还编个顺口溜:“上海一大怪,谈恋爱江边挨个排。”当时上海只能接收到12个频道的电视节目,而且节目平淡乏味,于是“到外滩看13频道去”成了当时的流行语。这个“13频道”之所以席卷了上海人的眼球,是因为这里的爱情戏全部是活生生的真人表演。八十年代初,大多数来上海公干的外国人都住在上海大厦,或者和平饭店。一到傍晚,他们结伴去江边,看上海恋人。《纽约时报》的记者记录了当时的情形:“沿黄浦江西岸的外滩千米长堤,集中了一万对上海情侣。他们优雅地倚堤耳语,一对与另一对之间,只差一厘米距离,但决不会串调。这是我所见到的世界上最壮观的情人墙,曾为西方列强陶醉的外滩,在共产党中国,仍具有不可估量的魅力。

浪漫极致的爱情墙,让世界惊叹不已。它浓缩爱的精华,饱含爱的意蕴,洋溢爱的气息,感悟爱的真谛。如此蔚为壮观的“情人墙”现象,从上世纪80年代初兴起,到90年代初逐渐式微,绵延整整十数年。后来,为迎接上海世博会,外滩防汛墙进行改造,建成现代观光平台,“情人墙”也随之不复存在,但全新亮相的外滩,仍保留着“情人墙”的遗风遗韵,其浪漫的情愫仍不减当年。据外滩管委会2007年估计,平均每天20万游人中,情侣大概有2万对。“想和你去外滩吹吹风”,又成沪上情侣热捧的一种新时尚。2013-5-15)  

上海外滩情人墙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上海外滩情人墙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