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2014-06-03 15:35:5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德令哈,海子说它是“雨水中的一座荒凉的城”,而我却说:德令哈是我小弟生命的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玉宝小弟没同家人商量,就与同学们一起报名支援大西北建设,乘上西去的列车,一头扎进了青藏高原海拔在3000米以上的偏远小镇德令哈,从事畜牧兽医卫生检疫事业,从16岁一直干到52岁,积劳成疾,病殁而终,整整35个春秋。他的青春,他的爱情,他的寂寞和泪水,他的心血和生命,全部交付于德令哈。在我家人看来,“德令哈”就是我玉宝小弟的代名词,德令哈就是座饱含着我小弟生命的城。“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青藏高原上乡镇千千万,我唯独衷情德令哈,因为德令哈就是我小弟的命。爱屋及乌,因为爱德令哈,同时也就爱上为“德令哈”写个一首诗的著名诗人海子。德令哈很小,海子的诗却广袤而忧伤,使这座遥远、荒凉而具神秘感的小城一夜间成名,进入了中国当代诗歌史,成为一个地标般的意象符号,为许许多多热爱海子诗歌及中国当代诗歌的人所熟知。海子因为遇到了德令哈,成了一个有故事的诗人;德令哈因为遇到了海子,成了一座饱含着诗意文化内涵的城。而今每读海子这首诗,就会怦然心动,沉浸在对玉宝小弟殷殷思念中:“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海子的诗像一双翅膀,驮着我,盘桓在德令哈上空,彷佛听到小弟用最无助的呐喊,与强大的内心孤独苦苦抗争。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茫茫无艮的柴达木,八百里瀚海无人烟。玉宝小弟初到青海时,分配到一个偏远的茶卡小镇任兽医检疫站站长,后来调任德令哈兽医检疫总站站长,常年在地旷人稀的荒凉大戈壁巡牧,有时单骑跋涉几百里不见人烟,空旷寂寞难捱,就与马儿说说话,或引亢高歌几声跟当地人刚学会的“青海花儿”来驱赶孤独:“春季里呀嘛到了这水仙花儿开,年轻的女儿家呀采呀嘛采青来,小呀哥哥呀,托一把手过来!”他的歌声打破了瀚海的宁静,栖息在山坡灌木丛里的几只藏羚羊诡异地朝他凝望,突然风疾电驰般飞奔远去,身后腾起一片淡淡尘烟。茫茫戈壁,不仅有高原精灵藏羚羊,还有野驴、野骆驼,豺狼、棕熊出没,而且还流蹿着马步芳的余匪,不断地劫掠牧民财物。为此,当地武装部门特意给经常外出巡牧检疫的兽医人员配备了枪支,用于自卫。配备给玉宝小弟一只轻便的马拐子,他每次外出总像宝贝似的斜挎在肩上。有次他深入大戈壁,为牧民牲畜和羊群检疫,接种疫苗,忙完回到自己帐篷时,一掀门帘,发现一个匪徒正在乱翻他的行囊。他迅即将马拐子推弹上膛,大喝一声“举起手来!”那匪徒惊恐万状,跪地求饶,连忙说:“我是从监狱里跑出来的,不是匪徒。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你行行好,给我点吃的吧!”小弟说:可以给你吃的,但是你必须老老实实回到监狱。越狱逃跑,你是白耽误功夫,凭靠个人的力量绝对走不出无人区。狱友们没告诉你?凡越狱的不是死在路上,就是最后乖乖地自己回到监狱。他们得出的教训是,与其死在戈壁上,喂狼喂秃鹫,还不如在监狱里呆着哩!”那逃犯在戈壁折腾了三四天,已是皮包骨头,有气无力,怯怯地说:“再不跑了,听你的!”于是玉宝小弟把他交给农牧大队民兵组织,押送他又回到监狱。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漫漫漠土,空寂千里,似一张天地洪荒的大幕,许许多多的奥秘就隐藏在大幕深处。从茶卡向西在柴达木盆地荒凉大戈壁腹部,深藏着一片极其罕见的美丽富饶的绿洲。那就是德令哈克鲁可湖-托素湖自然保护区,那是放牧的天堂,是玉宝小弟常去检疫巡牧的地方。世间最美的风光往往都隐藏在异常艰险,难以抵达的地方,去克鲁可湖-托素湖自然保护区,必须经过一片气候恶劣、地质怪异、荒凉恐怖、令人畏惧的“魔鬼城”。那是7500万年前,远古时期狂暴风沙造就了的神秘莫测、奇幻万千的风蚀土林。有的如古城堡,有的象破败的金字塔,有的象冒出地面的蘑菇,有的象轰隆奔驰的列车,有的象咆哮的怪兽。这是世界上罕见的雅丹地貌,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每当大风来袭,黄沙弥天,石击沙鸣,似鬼哭狼嚎,极为阴森恐怖,其“魔鬼城”的称号便由此而得名。一尊矗立在“魔鬼城”里被狂风沙暴雕琢了上万年的“风过石”,是“魔鬼城”的历史见证。说是块石头,实际早就无法辨认它的本质了。数不清的琢痕,说不完的苍凉,“风过石”宛如受尽凌辱的历史遗迹,展示着伤痕累累的胸膛。这里因地处风口,最大风力可达10级至12级。玉宝小弟每次骑马巡牧路过这里总是格外谨慎小心,策马疾行,不敢滞留。因为当年和玉宝小弟一块来开发大西北的八位女地质勘探队员就牺牲在这里。她们在魔鬼城突然遭遇大沙暴,连人带马全被狂风沙暴卷走,连尸骨都没有找到。八位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就这样被冷漠无情的“魔鬼城”吞噬了,至今德令哈老百姓,每当忆及此事,还是唏嘘伤怀,惋惜不已。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走出“魔鬼城”向北走两公里,就是别有洞天的柯鲁可湖-托素湖自然保护区了。两湖由一条长7公里的河道连通,北面是淡水湖柯鲁克湖,湖水清澈透明,湖底水草如画;南面是咸水湖托素湖,湖心有个鸟岛,成群的野鸭、白天鹅、黑颈鹤翱翔飞舞。两湖水面浩淼,青藏铁路从两湖中间穿过,形似褡裢,故称褡裢湖,也称姐妹湖、情人湖。托素湖畔三公山上有三个岩洞,传说为外星人遗址。远处,蘑菇状的蒙古包在山坡上星罗棋布,蓝天白云,绿地羊群,相映成趣。到处翠色欲流,轻轻流入云际,在这种天人合一的静谧世界里,连骏马和牧羊犬都有时候静立不动,好像回味着草原的无限乐趣。这里是德令哈规模最大的牧场,是玉宝小弟常来常往的地方。除了为牧民提供牲畜疾病防治等专业技术帮助外,还积极推广科学养畜理念,传授科技养殖知识,热心地帮助他们改良品种,搞多种经营,成为牧民发家致富的主心骨,赢得广大牧民的拥戴和关爱。他这次来是带着科研任务来的,除了进一步完善巩固羊群腐蹄病预防治疗成果外,主要是为他负责主编的《海西地区家畜疫病调查资料汇编》集第一手资料。牧场管委会主任听说他要来,早早骑马来到托素湖南岸等候,接到家里热情款待,端上酥油茶、马奶酒、柯鲁可湖大闸蟹、茶卡羊手抓等。牧场主指着这盘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茶卡羊手抓”说:“张站长,这可是用你亲手培育的高原羊新品种“茶卡”羊制作的手抓,它肉质细嫩,肥而不腻,鲜而不膻,是咱德令哈享誉省内外的一道名菜,你可要多吃点!”他越说兴致越高:“这种茶卡羊浑身都是宝,不仅肉质好,而且它的半细羊毛产量高,质量能与澳毛相比拼,连它屙的羊粪蛋都值钱,羊扳粪、羊粪蛋不仅卖到了西宁市、甘肃省、福建省,还卖到山东省寿光市,用作寿光蔬菜种植肥料。”玉宝小弟回忆说,提起茶卡半细毛羊品种培育的艰辛过程,真是酸甜苦辣,一言难尽啊!那还是在60年代经济暂时困难时期,德令哈兽医站在没有现成经验和技术可借鉴的情况下,引进新疆细毛羊、新西兰罗姆尼羊和英国罗姆尼羊外来品种作为父本,与茶卡高原羊进行复杂的杂交培育而成。引进的优良种公羊没有饲养地,就在茶卡镇扎布寺村一个叫尕巴窑洞的地方自己动手建,并在尕巴窑洞大水沟旁边,就势挖窑洞当作宿舍居住,日夜守候在良种培育场边。有一次发洪水,洪水冲进窑洞,差一点把人冲走。当茶卡半细毛羊新品种培育成功后,尕巴窑洞也跟着出了名。有一年,青海省农牧厅厅长专门到茶卡镇来参观尕巴窑洞,站在洞前感慨地说:在这么简陋窑洞里,培育出了名闻遐迩的高级羊种,德令哈站的技术人员可谓劳苦功高了。1987年茶卡羊通过青海省人民政府验收并正式命名为“青海高原毛肉兼用半细毛羊”,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在海拔3000米以上地区育成的半细毛羊品种,2009年被全国畜牧兽医学会评选晋升入国家畜禽品种名录。从此,尕巴窑洞在全国畜牧兽医学界也出了名。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二十六年过去了,现在的德令哈早已成为青海省改革开放中崛起的一座高原新城,瀚海戈壁升起的一颗璀璨明珠,1988年撤镇建市,成为海西蒙族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和全州政治、经济、教育、文化中心。然而我心目中的德令哈,还是我小弟在世时的德令哈,还是海子诗歌中描述的“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尽管小弟作为血肉之躯的人不在了,但他的技术在,经验在,事业在,灵魂在。在今天的德令哈,玉宝小弟多年实践摸索总结的“高原家畜科学养殖技术和疫病检疫防控规范”仍代代相承地在更大范围推广着;他培育的“茶卡羊”新品种在高原牧区仍生生不息繁衍着,不断翻番地发展壮大着;著名菜肴“茶卡羊手抓”仍在德令哈各大餐馆招牌菜榜首赫然醒目着;往日挂在他嘴边的“青海花儿”仍在德令哈牧区上空悠扬着;作为上世纪支援西部建设最早一批志愿者的故事仍在德令哈街谈巷议中鲜活着。在今天的德令哈,可以自豪地说,我玉宝小弟的生命轨迹仍无处不在地闪现着,也无处不在地靓丽着。夜幕下,冥冥中,我彷佛看见玉宝小弟从草原那端风尘仆仆策马缓辔而来,默默吟诵着海子26年前创作的那首诗:“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德令哈啊,德令哈!你永远是一座饱含着我小弟生命的城!(2014-6-3

德令哈,我小弟生命的城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