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原创)  

2014-08-05 07:5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让生活艺术起来,让生命美学起来。这是素有“东方莎士比亚”之称的清代戏曲大师李渔的生存哲学。人们渴望物质生活的富足,更渴望精神家园中充满美好的情愫。你可以不是一个诗人,但同样可以“诗意栖居在大地上”;你可以不是一位艺术家,但同样应该具有艺术性的生活。新世纪以来,随着文化与经济的汇流趋势日益明显,一个大审美经济的时代已经到来。商品的文化价值、审美价值逐渐超过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而成为主导价值。现在人们花钱,已不完全是购买物质生活必需品,而是越来越多地购买文化艺术,购买精神享受,购买审美体验,甚至花钱购买一种气氛,购买一句话,一个符号(名牌就是符号)。这种大审美经济时代的到来,显然是以艺术的精神对生活进行一场革命,在把生活转换成艺术的同时也把艺术转换成生活,使艺术与商业、艺术与经济、审美和产业、精神和物质等之间的界限逐渐缩小与消弭,让新型都市消费空间及大众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用,都充满了艺术气息。环顾我们生活周围,可以说,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审美向生活的渗透与泛化首先突出在商品和商品销售上,商店店名和广告的叙事创意成了携带审美信息的形象和理念,企图激发消费者的体验欲望,从而使商品本身成为一种审美消费符号。因此有人评论说:“生活中最伟大的商品是由个人情感与审美享受构成的。”走进审美化的商业步行街,仿佛走进一条诗歌走廊,无异于一次心灵的漫步,触目所及,有种无法拒绝的心旷神怡。有些服装店的店名风格大气,彰显高档经营层次,如“巴黎衣柜”、“华柜巴黎”、鞋店“捷足先登”;有的契合女性婉约风格,更不失时尚个性韵致,如“依依布舍”、“锦绣年华”、“夏娃的诱惑”、“芙蓉衣巷”等;还有的称“蒙娜衣衫”,以蒙娜丽莎谐音为基调,格调别致,酷意十足,显示出土洋结合的语言反差,让人过目难忘。“半日闲茶居”店名 源于唐代诗人李涉《题鹤林寺僧舍》中的一句: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 留些时间,享受阳光,安静品茶,这是“半日闲”留给顾客的遐思。餐饮业店名的诗意化,则化平凡为神奇,成就人们“诗意栖居”的都市田园梦。在听香里品茶,在滴意里喝咖啡,在荷欢里尝印度菜,在“茶马古道”里吃烧烤。在如此诗情画意的饮食环境里,人的味觉与心觉必会一起调动,饮能饮出悠闲、雅致和豪放,吃能吃出田园牧歌式的万种风情。诗意化的广告语言让生活充满诗意,如济南某婚纱影楼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句古诗用金色大字写在了影楼的两侧,以吸引更多的尤其是因为工作需要而不能长相厮守的顾客对感情的思考和向往,由此吸引来影楼拍摄婚纱照的顾客络绎不绝。诗意化的广告语言通过营造唯美意境,作为生活中失去诗意的一种代偿,让人们在消费中感受到一种久违的诗意情怀。如广东嘉士利集团推出的一则嘉士利饼干的广告:

“那一年,我和妹妹去乡下姥姥家,

我们在田野上奔跑,

在小河里钓鱼,在收割过的麦田里拾麦穗,

空气里尽是迷人的清香!

现在,我很难找到那种感觉了。

田野变成了厂房,小河也不见了……

咦!这是什么?味道真特别。

让我想起麦田里那迷人的清香!

嘉士利,

为你珍藏童真的味道!”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此刻,嘉士利饼干对消费者而言不仅是早餐饼,而是成了美好童年田园牧歌生活的一种符号。嘉士利饼干中珍藏的那种特别味道,对于童年麦收时节的记忆具有指代意义,一下子就把“田间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的画面打开了。收麦是农村的一个重大节日,五月的镰刀,早已被弯了腰的父亲打磨得锃亮。此时杏黄桑葚紫,布谷鸟兴奋地高唱着“布谷布谷,割麦种谷”,放麦假的孩子也加入了麦收的队伍,大人一声快乐的呐喊:“开镰了”!那是田野里最隆重的“丰收”剪裁仪式!歇息时,在田间地头,用手搓一把烤熟的“燎麦”,嚼一口,满嘴沁香,滋味悠长。吃的不仅是时鲜,更是那个特有的季节的情致。嘉士利诗意化的广告,激发消费者的体验欲望,重新回到了麦香醉人的季节,回归大自然的怀抱,滋生着对土地的感恩,对童年隽永的回味和对精神家园的皈依。

  在审美泛化力量推动下,许多大都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许多独具人文特色和艺术气息的商业街,类似纽约苏荷(soho)那样,在保留城市建筑、城市文化的基础上搭建审美创意平台。在粗造古老的表面里头却包裹着一个充满审美创意的精彩世界。如上海的田子坊、北京的南锣鼓巷、成都的宽窄巷子、天津的新意街等,无一不彰显着审美创意的智慧,氤氲着一种怀旧感的诗意情怀。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上海泰康路210弄田子坊,是由上海特有的石库门建筑群改建后形成的时尚地标性创意产业聚集区,也是不少艺术家的创意工作基地,人们称其为上海的“苏荷”(SOHO),视觉产业的“硅谷”。田子坊这个名字是画家黄永玉几年前给这个石库门旧弄堂起的雅号。修旧如旧的田子坊,曲尽其态地展示出老上海的都市风情,栉比鳞次的石库门、亭子间、黑漆大门,以及那雕着巴洛克风格卷窝状山花的门楣,无不鲜明地保留着老上海的记忆。然而田子坊又是最具新潮、最具创意的天地,因为有许多现代艺术家、设计家、摄影家入住这里,他们在这里主要是卖视觉,卖创意。进驻这里的每一家小店,从设计到商品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家小店都闪耀着店主的创意智慧。弄堂里除了创意店铺和画廊、摄影展,最多的就是各色各样的咖啡馆和特色餐饮店。 尽管这里狭窄拥挤,但处处弥漫着现代式传统的海派韵味和小资情调,在悠闲的下午,就着弄堂里的习习凉风,明媚的阳光铺在地上,空气中氤氲着慵懒的咖啡香味,真个是大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境。意犹未尽的老上海情怀,城市时代变革的缩影,一个内质深具历史意义的载体。往日名不见经传的小弄堂,成了上海知名度最高、最具影响力的创意产业基地,它将老上海风情展现得淋漓尽致,成了现代小资最向往的地方,成了时尚达人追逐独特生活方式的乐园。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北京南锣鼓巷是我国唯一完整地保存着元大都里坊风貌的传统民居区,是最富有老北京风情的街巷。周边胡同里各种形制的府邸、宅院多姿多彩,厚重深邃,真可谓是北京古都风貌中一块完整的“碧玉”。近几年,随着现代创意产业、文化酒吧等时尚元素的融入,古老街巷尘封的历史文明,一夜间成为国际众多媒体热门推荐,并受到国内外游人“热捧”的“京城新名胜”和“文化休闲新驿站”。北京奥运会使南锣鼓巷商业的发展达到巅峰,世界各地游客纷至沓来,在享受休闲中感受中国文化、皇城文化、胡同文化,国际各界名流政要也慕名而来,小小的胡同已经成为对外展示中华文明的窗口。南锣鼓巷确实是一个汇集了文化创意的街区,一些品位独特的店名,象“火柴语录”、“无语”、“在别处”、“隔壁杂货店”、“犄角旮旯”、“本土意识”,光是看招牌,就如惊鸿一瞥,让人感念和怀旧。而咖啡馆、酒吧、饭店也家家主题鲜明,鲜有雷同。“生活不仅仅是衣食住行,不仅仅是功名利禄。这里能带给你的也许是一杯一碟一茶壶,也许是一花一曲一炉香。”淘吧的老板用墨水将对生活的感悟写上了墙,并将门外用作休息的石条凳贴满了彩陶砖,还在正侧面写了一副红色的标语,宣称:我们和热爱艺术的人在一起。 有家钢琴酒吧叫“逆旅”:“逆”代表人生,“旅”则有小店的意思,墙上的火车照片表示人生的旅途。酒吧老板表示,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一个倒着走的时钟挂在墙上,来贴合酒吧的意境。它的环境也很有特点,幽静、舒适,典型的中国古风元素和现代风格相结合。南锣鼓巷的两大特点—创意与前卫在街区里体现的淋漓尽致。在这样的街区里走着一定要放慢脚步,带着慢悠悠的心情和善于发现的眼睛,感受北京最浓烈最地道的“味道”,自然可以感受到那份美好!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成都宽窄巷子是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是成都城市怀旧旅游的人文游憩中心。它是在千年少城遗址上,由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三条平行排列的城市老式街道及其之间的清初民末四合院落、兼具艺术与文化底蕴的花园洋楼、新建的宅院式精品酒店等各具特色的建筑群落所组成。大批国内外著名商家进驻宽窄巷子,众多文化名流也纷纷入驻:诗人翟永明开了白夜酒吧,诗人石光华开设川菜餐厅,诗人李亚伟开设民间精品菜。外地人逛宽窄巷子,在这儿品味一下地道的成都小吃是必不可少的,肥肠粉、担担面、三大炮、豆花儿、油茶、三合泥,还有那伤心凉粉儿、蒸格格,道道皆有食欲,麻得嘴唇发木,辣得喉咙冒烟,却还是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这就是成都味儿。短短的宽窄巷子是成都这个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往昔的缩影,一个记忆深处的符号,承载着成都少城太多的历史信息与历史印记,令人遥想,慨然不已。宽巷子的“窄”是逍遥人生的印记,窄巷子的“宽”是安逸生活的回忆。逍遥安逸,行云流水,顺其自然的生活态度,是成都人的精髓。“走进宽宽的窄巷子,你唱着老四川的歌谣……”光头李进的一首MTV,引诱路人走进了宽窄巷子古朴神韵。当游人伴着夕阳,望着炊烟,走在黄昏中的巷子里,一种久违的老城区市民化生活的场景一一浮现在眼前。“宽窄巷子长短街,宜晴宜雨宜徘徊”。繁华中的宁静,匆忙中的闲适,成都的魅力就在于此。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国际美学学会前主席阿莱斯·艾尔雅维茨曾说过,当下社会“审美泛化无处不在” 。在全球化的境遇里,人们正在经历“当代审美泛化” 的质变,它包涵双向运动的过程:一方面是“生活的艺术化”,特别是“日常生活审美化”的孳生和蔓延;另一方面则是“艺术的生活化”,当代艺术摘掉了头上的“光晕”,逐渐向日常生活靠近,这便是“审美日常生活化”。“审美日常生活化”是精神生活对物质生活的依附,而“日常生活审美化”则是物质生活向精神生活的升华。两者相互促进,相互助势,相互交融,汇成一股当代社会审美泛化的文化洪流,日益壮大地席卷着社会生活的角角落落。美,是一种看不见的竞争力,它为GDP出力。这个竞争力反映在企业上,会创造出惊人的产值和财富。在当今经济转型期,审美价值在商品价值的融合构成中的主导作用日益突出,从而揭开了大审美经济时代到来的帏幕。今天我们探讨“日常生活审美化”与“审美日常生活化”,离不开现代艺术的守护神马塞尔·杜尚这个不可逾越的源头。他最早提出要把自己的生活做成一件高超的艺术品,他说:我最好的艺术,就是我的生活。自从1895年维尔德提出“艺术与生活真正结合”的憧憬,到未来主义艺术家打出“我们想重新进入生活”的纲领,现代主义艺术早就开始了艺术向生活的转化。生活审美化需求的提升表征了整个社会的进步趋势,唯美主义者在一个世纪之前所梦想的日常生活的审美化已经成为司空见惯的现实。审美泛化所致力的方向,是否就是一种艺术回归于生活的必然归途?既然艺术是脱胎于原始人类生活而起源的,它最初就是归属于生活世界的,周而复始,那么,艺术的终结之处是否还是人类的生活世界为归宿?(2014-8-3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审美泛化的力量无处不在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