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切语”在家乡的流传  

2014-09-27 23:2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切语”在家乡的流传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切语”在家乡的流传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小牛庄的宫承亨是我的一位桓台老乡,也是部队的战友,他在与我族弟玉润通信中有段对往事的回忆,不经意间,揭开了五十年前“切语”在我家乡流传的神秘面纱的一角。他信中说:“我认识张炳武比同他在桓台二中一个班还早。那是我还在本村上小学时,桓城有六七个人常到小牛庄比赛篮球,其中上场的就有张炳武。因为他是一个眼,所以就特记住了他。记得这伙人是由桓城照相馆的一个瘦白净脸的人领队,他们之间说话是用着一种别人听不懂的语言,张炳武也说得很流利,这就更加深了我记得他的印象。张炳武给我留下的最具体印象是他在班里唯一会拉二胡。学校搞会演我们班里用京剧腔调排练了活报剧“打倒美蒋”。我饰演杜勒斯但不会唱什么西皮二黄,所以我就胡乱唱,他也就只好伴随着我的胡乱唱而胡乱拉,再加上他是一个眼,所以演出时逗得全场哈哈大笑,我们的节目也就实打实的成了“火爆”剧。”
“切语”在家乡的流传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宫承亨信中提及的那个“照相馆瘦白净脸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小时候一把连子柳开富;文中所指的那种“别人听不懂的语言”八九不离十肯定是指我村曾一度流行的“切语”。说起“切语”,我在老家时也曾是村里切语流传小众圈里的成员之一。那时只是觉得说说好玩,并没有像柳开富、张秉武他们那样,给切语派上个重要用场,在热火朝天的球赛竞技场上实现它的存在价值。功不用则退,物不用则废。当“切语”在社会生产生活中,没有更多用武之地,只是仅供人们闲暇中说着玩玩而已的时候,那就注定逃脱不了日渐式微和走向自生自灭的命运了。切语是一种用汉字拼音的方法,用拆解出来的语音元素反切成的一种变种语言。如“介噶偕刚”切成“家乡”,即用“介”的声母“j”和“噶”的韵母“a”切成“家”(jia);用“偕”的声母“x”和“刚”的韵母“ang”切成“乡”。切语,最早我是跟本家张玉昌大哥学的,他几乎每天晚饭后都要来我家串门,与我父亲聊天。一进院子就用切语喊:“柴智佛干列高买嘎?(吃饭了嘛?)”我即刻兴致勃勃地应答:“柴智列高!(吃了!)”然后一阵哈哈大笑。他是我们村最有文化的人,是桓台县早年间师范讲习所的高材生,后来在县立简易师范和桓中任教。记得我上小学时,校长陈一峰曾盛邀玉昌大哥来桓小大礼堂给全校师生讲学。他讲我泱泱中华,幅员辽阔,地大物博,巍巍昆仑,滔滔江河,汇聚上下五千年历史文化。一边讲一边在黑板上几笔就准确无误地画出中国版图,说中国版图就像一枚秋海棠叶,庄严又美丽。他侃侃而论,把同学们都给震了,那时觉得他真有学问。玉昌大哥是新城镇东村“切语”始作俑者,开始在小范围、熟识的人群里说几句切语玩玩,慢慢地,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广,于是东村男女老少很多人也就会说切语了。照相馆的柳开富是玉昌大哥执教张店中学时的学生,又是街里街坊,生活中交往特别密切,后来他成了切语在东村的“二传手”,这是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情理之中的事。柳开富在他所组建和率领的新城东村球队中,为提高攻防战法隐秘性,在球队内部用切语组织指挥和相互联络,协同配合,无疑是一种隐蔽自己、出奇制胜的最佳选择。比如在球场上,他们把英语传球 “帕斯”(pass)切成“排噶-萨基”;把英语长传球“浪-帕斯”(long pass)切成“来港-排噶萨基”这在不懂切语的对手听来,满嘴叽里呱啦,不亚于威虎山座山雕的“么哈么哈、“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之类的江湖黑话,让人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这正是东村球队所期望达到的伪装自己、隐真示假,攻其不备,打乱对方攻防阵脚的战术效果。
“切语”在家乡的流传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切语”在家乡的流传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无独有偶,近悉青岛新闻网报导,切语在莱西市前张官寨村流传已有上百年历史,至今还在老人们中间作为一种秘密交流语言存活着。每逢大庭广众之下想说点保密的事,用不着咬耳朵,说悄悄话,直接用切语交谈,就可轻而易举地避开外人耳目。据村里一位退伍军人介绍,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为了增强部队之间联络的保密性,就曾经借鉴切语的一些发音方法,直接呼叫进行联络,奇迹般地取得了良好的保密效果。“切语”就是将口头语言转换成一种只有“切语”圈里人才懂的密码。比如他们将“捏机害高”切成“你好”,将“害噶帅鬼”切成“哈水”。对此,村里王恒义老人介绍说,切语有“单切”和“双切”之分,拿“哈水”来说,“单切”是“害噶帅鬼”,“双切”则是“害戈噶帅咕”。不过现在村里会双切的人不多。切语属于口头语言,能说不能写,目前只局限在六七十岁以上老人中流传,年轻人都不会说,再过个二三十年就面临失传了。据说,青岛市已邀请语言学专家进行语系普查并以拼音文字形式记录下来加以保护,并列入莱西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切语”在家乡的流传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最早发明切语的是谁呢?他就是山东博兴老乡东汉末年的孙炎。孙炎字叔然,乐安(今山东博兴)人,兵学家孙武第二十代孙,汉代经学大师郑玄的嫡传弟子,古代语言学家,时人称为东州大儒。司马氏夺取曹魏政权,建立晋朝,曾征聘其为秘书监,孙炎坚辞不受。其所著《尔雅音义》反切之学对后世影响较大。北齐颜之推曾说:“孙叔然创《尔雅音义》,是汉末人犹知反语。至于魏世,此事大行”(《颜氏家训·音辞》)。我国古汉语长期以来没有拼音工具,没有给汉字注音的符号系统。即便是第一流的字典《说文解字》,对汉字注音,也只能用“读若法”,用同音字来注音,如:脾,读若皮;涪,读若扶。而不能像今天的字典那样提供明确的直接的答案。后来孙炎在印度佛教文化影响下,通过佛经上的梵文拼音字母,第一次意识到汉字的字音是可以分解的。几千个汉字的读音,若分解开,不过是几十个音素的多种组合而已。于是孙炎发明了第一套注音系统——反切法。反切者,“音韵辗转相协谓之反,两字相摩以成声韵谓之切。反切取的就是反复切摩之意。”反切法比起读若法来是一大进步,也是汉语音韵学的开始后人对孙炎《尔雅音义》乃是是受梵文拼音启发多有说明。如北宋沈括《梦溪笔谈》“切韵之学本出于西域,汉人训字止曰读如某字,未用反切”;南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反切之法自西域传入中国,至齐梁间盛行”;清姚鼐《惜抱轩笔记》直接说明“孙叔然所以悟切音之法,原本婆罗门字母”。自东汉以来,隋代《切韵》、宋代《广韵》、清代《康熙字典》,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古代汉语工具书无不承袭孙炎采用反切。19204月商务印书馆第6版《辞源》还在使用反切注音。直到20世纪第二个十年,才有注音字母取代反切而逐步成为广泛使用的汉语拼音系统。 反切是中国语文史上第一套成熟的汉字注音方法,是中印文化交流的重大成果。它起于汉末,终于20世纪,凡一千七百余年。历史和现实都说明:文化发展不能没有交流,交流才能激活创造力,交流的文化才有发展。(2014-9-27
“切语”在家乡的流传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