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耽道穷薮,老而弥新。念兹在兹,我欲仁,斯仁至矣!

 
 
 

日志

 
 

大福岛下连当兵(原创)  

2015-03-20 07: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福岛下连当兵(原创)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1958年,毛主席号召军队干部要下连当兵,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上将带头下放到68203609团四连当兵。那年夏天,我和我们单位的三位同志下放到青岛守备师下属的大福岛守备连当兵。大福岛位于青岛市沙子口对面海上十海里处,是个很小的无人岛,方圆不出两公里,在沙子口岸边望去像从蔚蓝大海里冒出来的一朵蘑菇。别看它小,但它所处的战略位置却非常重要。因为当年小日本侵占青岛就是从沙子口登陆的,大福岛就像一只永久不沉的战舰,牢牢地卡住了通往沙子口的海上咽喉它之所以叫大福岛,是由于这个岛与历史上那个为秦始皇海外求仙祈福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徐福有关。传说当年徐福率领的大队人马就是在大福岛祭天祭海后,从这里登船启航的,所以大福岛也叫徐福岛。

岛上驻扎的这个守备连是一个加强连,它有四个排,一个排有三个班,全连有200多号人。当时担负的任务是打坑道,决心要将大福岛建成海上钢铁长城。一二三排负责打坑道,分散在三个坑道口,每个坑道口分三个班,24小时轮班作业;四排执勤,除站岗放哨守卫海岛外,还肩负后勤补给任务。开始把我分配在26班打坑道,我们这些“老兵新传”,即抡不动12磅大锤,又掌不好钢钎子,只好负责运渣或干些打下手的活,譬如把那些磨钝了的钢钎送往烘炉重新回炉,然后再把锻造淬火后的钢钎扛回来。运送钢钎这活也不轻松,三四根长短不一的钢钎足有五六十斤重,压得肩膀生疼。更惊险的是,从坑道口通往烘炉二百米长的羊肠小道,开凿在笔直突兀的山崖峭壁上,狭窄得只有两脚宽。左侧危岩耸立,右侧深沟大豁,波涛汹涌,狂澜巨翻,水雾蒸腾,吼声震天。大有乱石迸云、惊涛裂岸之势。若不小心滑下悬崖,不摔死在犬牙交错的礁石上,也会被巨浪卷走喂鲨鱼。白天还好些,夜间更需小心翼翼。烘炉的战士见我是下连当兵的干部,对我很客气,别的坑道口送来的钢钎都排队挨号,唯独我可以随来随做。回到班里,战士们很惊讶,这么快就回来了?当他们知道缘由后,开玩笑地说:还是老兵面子大,干脆你当送钎专业户得了。空隙里,班长手把手地教我掌钢钎,他说每一锤砸下来,都要轻轻拔起钢钎,按顺时针方向转35度角,这样凿出的炮眼始终是圆的,否则会出现三角眼,不仅夹钢钎,而且成为废眼,只好放弃,选眼另凿。教我抡大锤的是连队大锤标兵,外号“小钢炮”,他膀大腰圆,长得很敦实,抡大锤一气百八十下,轻松自如,和玩一样。他给我边示范边讲要领:抡大锤的基本要领三个字:稳准狠。眼睛一定要紧紧盯着钢钎,甩开膀子,把锤头抡园了,只有这样才能加长大锤行走的路线,发出最大的力,然后集中力点精准无误地落到直径只有三、五公分的钎头上。他接着说:来,你掌钎,我砸给你看。我按照班长教的样子握紧钢钎蹲了下去。那第一锤是如何砸下来的我没敢看,只觉得两只手全震麻了,我的手开始哆嗦起来,只听一声大吼道:“不要乱动,把稳了!”那声音比大锤还有震撼力,我于是抬头向“小钢炮”望去,只见他高举起大锤紧紧地盯着我手中的钎子,我看到了一双青筋暴露的手,还有一双格外刚毅的眼睛,我相信有这样一双眼睛的兵在战场上绝不会是孬种。没料到,我在六班呆了没几天,装药、放炮、除渣等工序没落着体验就把我调到执勤排12班去了。

大福岛下连当兵(原创)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指导员找我谈话:听说你是在军区机关做文化工作的,把你调到执勤排,是想请你帮我们美化海岛。你放心,这不会影响你完成下连当兵的任务,你可以参加12班的队列训练和夜间站岗放哨,白天由连部文书协助你美化海岛。我表态服从领导安排,即刻同连部文书商量落实美化环境计划:在营区所有宽敞的墙壁上,都刷写上白底黑字庄重醒目的大标语:如“提高警惕,保卫祖国!”“以岛为家,守岛建岛,乐在天涯!”“为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人民军队而奋斗!”“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坚决彻底干净地消灭一切来犯之敌!”等等。鉴于码头是海岛的门户,计划在码头正面墙上画一幅“威武战士手握钢枪,守卫海疆”的大型宣传画,两侧衬托战斗有力的标语口号,使进岛船只从海上远远就能望到。连长指导员很赞同我们方案,立即开始实施。文书陪我乘船去沙子口采购墨汁、桃胶、画笔和颜料。油画颜料买不到,就去油漆店买桐油和红黄蓝三原色自己调。

白天我单独活动,忙活美化海岛的工作,有时也参加班里队列训练,和新兵一起顶着烈日酷暑练站姿,原地“三转”和拔慢步,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绝不有丝毫懈怠。记得有个胶县兵,在队列里净出洋相,不是齐步走手脚顺在一起,就是左右转弄反了方向。有次他在队列中喊:报告班长,我撒尿!班长没好气地说:你先憋着!胶县兵急赤白咧地说:“报告班长,我我我,憋不住了!” 那涨红的脸有点变形。班长只好应允:去吧,快去快回!大家在队列中想笑又不敢笑,使劲憋着不出声。周四下午是班里固定学习日,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看书学习,有的还在记笔记。唯独这个胶县兵坐不住,在屋里晃来晃去,一会儿戳戳这个,一会儿逗逗那个,扰乱别人学习。我批评他:你不好好学习,闹腾啥?他两脚跟一碰,胸脯一挺,高声答道:“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后倒背着手,摇头晃脑地背起书来:“大羊大,小羊小,大羊小羊吃青草……”引得全班哈哈大笑。恰好让从连部开会回来的班长碰个正着,吼他一声才老实了。有一天,这个胶县兵执勤回来,见我正在营区墙上书写大字标语,他嬉皮笑脸地跑过来凑热闹,从墨汁桶里拿起排笔,就向白粉墙上涂抹,我大声呵斥:“你要干什么?”他俏皮地用手比划着说:“我要画个蝎子倒爬墙,尾巴歪歪着!”我说,你别瞎胡闹,破坏标语墙可是政治问题,班长知道了,非让你吃不了兜着!他不听劝,执意还要向墙上画。我止不住他,就喊班长。他谁都不怕,就怕班长,一听我大声喊起班长来,他立马放下墨笔,溜溜地走了。

大福岛下连当兵(原创)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军营流传着一句话:当官不当司务长,站岗不站二班岗。我却向班长主动要求站夜间二班岗。每晚12点左右,都是那个胶县兵摸着我的头悄悄喊:老兵,换岗了!我即刻迅速麻利地起来着装,提起56式冲锋枪,急匆匆地走上海边哨位。那奔腾咆哮一天来的大海,许是累了,终于偃旗息鼓,歇息下来。但见月下金光粼粼,狂澜深藏,风平浪静,细浪拍岸,轻轻地,仿如沉睡中柔柔的鼻息和抑扬有致的鼾声。抬头仰望海上升起的明月,觉得它比任何时候都要亮,都要美。油然想起张九龄“望月怀人”的诗句:“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月,竟夕起相思”。我想,这海上升起的明月真的是当之无愧的爱情媒介物,我那时正在和我后来的老伴谈恋爱,心想此刻远方的她,是否也在遥望着这惹人起相思的明月,惦念着在荒寞海岛当兵的人呢!动念之间,坐在就近岩石上,又掏出她前几天的来信字斟句酌地读,细品个中况味。这封信不知看了多少遍了,都快揉搓烂了,还翻来覆去看不够,因为每当看着这封信,她的一颦一笑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尤其信中那句掏心窝的话:“我虽然不能和你一块去当兵,但我的心却和你一起在阵地上!”让我难以忘怀,激动的心充满力量。正遐思飞扬间,突然听到山岩下有人声细语,我警惕地端起枪大喊一声:“什么人?干什么的?”海岸岩石后面赶紧答话:“同志,我们是打鱼的,在这里避风啊!”我沿着山崖小径走到海边岩石后面察看,果然是沙子口渔民,正在渔火旁烧烤着海鲜吃夜餐呢,我这才放心地返回哨位。

转眼间,下连当兵一个月的期限到了。离岛那天,连长、指导员、文书和六班、十二班的战友们都来码头送我,那个胶县兵和小钢炮都流泪了,真是依依难舍啊!船笛一声鸣叫起航了,我回头望着岛上频频招手的战友和码头正面墙上我亲手绘制的《紧握钢枪保卫海疆》宣传画,我的眼睛湿润了,心里默念着:大福岛,再见了!但,我的画却留在寂寞的海岛;我的歌留在掘进的坑道,我的梦也留在宁静的夜哨!时光荏苒,尽管过去半个世纪了,大福岛下连当兵的历历情景,有时还会浮现在我的梦里,像北斗七星高高挂在记忆的天空!(2015-3-18

大福岛下连当兵(原创) - 不锈的吴钩 -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